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第285章 283:大灼灼出手了!

第285章 283:大灼灼出手了!

闻言,周湘先是楞了下,而后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进北你瞎说什么呢!那可是咱爸!就算你不喜欢他,也不能这么冤枉他!”

吴兰走的时候,周湘十三岁,女孩子记事晚,她隐约记得,吴兰和周作龙的感情非常好。

每年吴兰生日的时候,周作龙都会给吴兰准备惊喜。

而且,吴兰出意外走的时候,周作龙哭的死去活来的,几尽晕厥。

如果吴兰的死真的和周作龙有关系的话,周作龙不会哭的这么伤心。

一日夫妻百日恩。

吴兰和周作龙十几年的夫妻,两人又是自由恋爱,周湘不相信周作龙会做出对不起吴兰的事情。

周进北早就料到周湘会是这个反应,接着道:“姐,妈前面刚走,周作龙后脚就让谢晚秋登堂入室了,你就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吗?”

如果周作龙真的那么爱吴兰的话,不说守孝三年,最起码要等个一年半载。

可周作龙呢?

吴兰这边刚过七七,他就领着谢晚秋回来了。

而且,在周进北的记忆中,吴兰走后,周作龙并没有多伤心。

语落,周进北抬头看向周湘,很认真的问道:“姐,你真相信咱妈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反正他不信。

所以,这些年来,周进北一直找机会。

哪怕母亲吴兰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周进北依旧想着为吴兰正名。

周湘脸上说不清楚什么神色,“进北,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咱妈也已经去了这么多年,你就接受现实吧。”

身为女儿,周湘也不愿意相信的自己的母亲是那种女人。

可事实摆在眼前,她不相信又能怎样呢?

只能自欺欺人而已。

接受现实......

听到这句话,周进北脸上全是自嘲的神色。

他没想到,周湘会这么说。

“姐,”周进北喝了口水,“既然周作龙说妈在外面有其他男人,那他为什么一直不公布那个男人是谁?”

周湘道:“逝者已逝,爸不是说了吗?他不想跟逝去的人计较。”

周进北冷笑一声,“你根本就不了解周作龙。”

身为儿子,周进北太了解周作龙了,自私、贪婪、虚荣......

如果吴兰真的做出什么对不起周进北的事情的话,周进北会这么淡定。

他必定会闹得人尽皆知。

“他之所以不公布那个男人是谁,是因为这件事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周进北接着道:“周作龙在抹黑咱妈!”

周湘紧紧皱着眉。

谢晚秋和周作龙是半路夫妻,周作龙都能对她那么好,不离不弃,周家大大小小的事情让谢晚秋一个人做主。

吴兰和周作龙还是原配夫妻。

周作龙会做出抹黑吴兰的事情吗?

难道,在周作龙心里,初恋原配还比不上一个谢晚秋?

周湘有吴兰年轻时候的照片。

吴兰长的非常漂亮,气质极佳,谢晚秋跟吴兰没法比。

周进北没理由这样做。

在周湘心里,周作龙都能对谢晚秋那么好,那他对吴兰肯定更好。

“不会的,”周湘接着道:“进北,有些话不能乱说,爸妈是自由恋爱,爸不会做出对不起妈的事情的。”

“姐,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周进北有些着急。

周湘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非常温吞,软的不行。

要不然,也不会让周作龙和谢晚秋欺压了那么多年。

周湘搅了搅杯中的咖啡,“进北,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的观点根本让人无法信服。”

说到这里,周湘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一直介意谢晚秋,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人生一世如白马过隙,不过一转眼而已,你何必要这样呢?你心里一直想着那些往事,不仅自己难受,别人也难受!做人总要学着向前看。”

周湘想的很开。

她和周湘虽然是姐弟,但性格却截然不同。

周进北懂事早,心思藏得也深,16岁离家那年,仅仅带走了一张身份证。

等周作龙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富甲一方的商户了。

周湘呢。

周湘一直都是个乖乖女,很听周作龙的话,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之下认识了岑海峰,周湘就被嫁给一个大她三十多岁的老头子了。

幸好岑海峰是个有主见的,知道周湘的性子,所以和周湘相恋之后,就一直护着周湘,这才没有让周作龙和谢晚秋得逞。

“姐,事情根本就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向前看就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也不至于查了这么多年!”

周进北接着道:“你还记得咱妈去世之前的异常吗?那段时间,妈一直郁郁寡欢,而爸则是经常早出晚归!你就没想过原因吗?”

这件事周湘怎么没想过?

她甚至找周作龙对峙过。

周湘喝了口咖啡,解释道:“那段时间,爸在调查妈的事情,而妈则是担心被爸查到。”

一个忙着调查早出晚归。

一个则是担心被周作龙查到什么,而郁郁寡欢。

看起来是很合理的解释,所以,周作龙和周湘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周湘丝毫没有质疑周作龙的话。

“姐,你真相信是这么回事吗?”周作龙问道。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周湘反问道。

周作龙接着道:“我调查到的结果是谢晚秋插足了他们的婚姻,妈找到爸质问的时候,爸却告诉妈可以离婚。那个时候,我八岁,你十三岁,而妈为了跟周作龙在一起,还跟外公那边的人闹翻了,面对周作龙的背叛,你觉得妈能做什么?”

吴兰是正儿八经的大小姐,为了爱人,她几乎背叛了所有人。

家丑不外扬。

她的尊严不允许她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于是,她只能忍气吞声。

直至,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便永远的留在了那个世界。

卧轨自杀。

粉身碎骨。

周进北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一个人,究竟绝望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才会有勇气做出卧轨自杀的事情来!

周进北在一次乘坐火车期间,曾经遇到过跳轨自杀的人。

火车呼啸而过,留给人们的,只有一具血肉模糊的残骸。

过去这么多年,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周进北就难受得无法呼吸。

因为他的母亲,曾经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有的时候,他觉得母亲太懦弱,也太傻了。

为什么要死呢?

为什么就不能等着他长大呢?

她的死,并没有换来周作龙的忏悔。

明天的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

反而还成全了周作龙和谢晚秋这对渣男贱女。

思及此,周进北紧紧握着拳头。

他只恨自己当时太小,没有给吴兰依靠的肩膀,让吴兰选择了最极端的一条路。

周进北之所以不怪周湘识人不清,就是因为周湘像极了吴兰。

长姐如母。

在吴兰逝去的那段日子里,周湘给了他无可替代的关爱。

周进北小时候胆子小,一到下雨打雷的天气,就吓得不敢睡觉。

身为姐姐的周湘,明明怕的要死,却装出一副什么也不怕的样子,安慰周进北,保护周进北。

含着眼泪说自己不怕。

姐弟俩就这么互相安慰着,撑过了那段灰暗的时期。

周进北抬头看向周湘,“姐,妈虽然是自杀的,可幕后推手是谢晚秋和周作龙!如果不是他们的话,妈不会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情!”

闻言,周湘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是谢晚秋和周进北间接害了吴兰?

不会的。

不会的!

周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周作龙是她敬爱多年的父亲,谢晚秋是她亲口承认的母亲,他们俩怎么会做出对不起吴兰的事情呢?

“进北,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周湘问道。

“你还记得冯叔叔吗?”周作龙接着问道。

周湘点点头,“记得。可冯叔叔一家不是在妈出事的第三年就移民到C国去了吗?”

“一个月前,我在C国的郊区碰到了冯叔叔。”周进北慢慢的说着,“我追问了很久,冯叔叔才愿意跟我说出那段往事。他告诉我,妈在卧轨之前,跟周作龙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就在争吵后的第二天,冯叔叔在咱家看到了谢晚秋,第三天,妈就出事了。”

说到这里,周进北接着道:“为什么谢晚秋会出现在咱家,又为什么,在谢晚秋来过咱家之后,咱妈就出事了!”

周湘眯了眯眼睛,“进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冯叔叔酗酒成瘾,还经常发酒疯,他说的话,不一定能全部相信吧?”

冯叔叔是上门女婿,许是在妻子家过得并不如意,所以非常喜欢喝酒,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他都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一个醉鬼的话,能有多少可信度?

可能是没有经历过背叛,和岑海峰结婚后,岑海峰一直对她百依百顺,让周湘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丈夫会背叛妻子。

尤其是向周作龙和吴兰那般恩爱的夫妻。

吴兰在世的时候,曾和周湘说过,她和周作龙的过往。

闻言,周进北紧紧蹙着眉。

“不止冯叔叔,还有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周进北接着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听到了不少关于谢晚秋和周作龙的风言风语,无风不起浪,如果他们真的没问题的话,会给人留下话柄吗?”

倘若周作龙和谢晚秋之间真的清清白白,外面的那些话,会传的那么真实?

根本不可能!

所以,周进北从来都不相信,那些话是风言风语。

可周湘却不这么想。

在她看来,风言风语就是风言风语。

毕竟,在云京刚认识叶灼的时候,大家对叶灼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草包、废物、丑女、几乎成了叶灼的专属标签。

可叶灼真是那样的吗?

根本不是!

叶灼不但不是传闻中的那样,反而非常优秀,由此可见,有的时候,传言就是无风起浪,黑白颠倒。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周湘抬头看向周进北,接着道:“进北,祸从口出,那个时候,咱们都还小,你今天知道的一切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爸从商这么多年,外面有很多眼红他的人,万一是那些人想挑拨离间呢?”

人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遭到眼红和妒忌。

周家的生意做的很大,周进北又是富甲一方的权贵,她是岑家的主母,周家在当地是显赫人家。

地位显赫的时候被人污蔑,也非常正常。

说到这里,周湘叹了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妈走的早,咱们就剩下这么一个爸了,他今年已经七十多了,你觉得他还能活多少年?十年?二十年?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不要做出伤害爸爸,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吴兰走的太早了,如果不是靠照片的话,周湘几乎想不起来她的样子。

周湘之所以对周作龙和谢晚秋那么好,其实也是为了弥补不能孝敬吴兰的遗憾。

她就这么一个爸了,她实在是做不出来伤害周作龙的事情来。

说到这里,周湘顿了顿,接着道:“进北,谢晚秋虽然不是我们的亲妈,但她来咱们家也这么多年了,她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算你不能把她当亲妈看待,至少也别那么仇视她。放下意见,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不好吗?”

和气生财。

家和万事兴。

这些古语总归是不会出错的。

周湘不想看到父不父,子不子的场面。

谢晚秋虽然在他们小时候,对他们并不好,但她对周作龙却是非常好的。

三十多年,将近四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周湘是真的希望看到周进北对谢晚秋放下成见,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合家团圆。

“姐,难道你一点也不在乎咱妈的死因,不想为她正名,不想给她讨回公道吗?那可是咱们的亲妈!谢晚秋,谢晚秋算个什么东西?”周进北的眼眶有些微红,“如果咱妈在地底下知道,你对杀母仇人这么好的话,她肯定会寒心的!”

杀母仇人?

这句话听得周湘浑身一震,头皮发麻。

“进北,口说无凭,警察定罪还得讲究证据,你一直说咱妈的死跟谢晚秋有关系,那你有证据吗?”

周进北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封,“这就是证据。”

周湘接过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张泛黄的信纸,信纸很明显是被水浸湿过,字迹被晕染的模糊的一片,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这是什么?“周湘好奇的问道。

周进北道:“这是咱妈留下的遗书。”

“遗书?”

周进北点点头。

周湘蹙眉,“可这上面什么也看不到。”

说起这个,周进北也是愁眉不展,“遗书被水浸湿过,所以字迹都看不清了,我找过很多专家向修复信件,但都没有结果。但我相信,妈卧轨的原因,一定清清楚楚的都写在了遗书上。”

这封遗书是周进北无意间在吴兰的遗物中找到的。

可能是周作龙没想到吴兰会留下一封遗书吧,所以就把吴兰的遗物随意的放在一边。

可惜,周进北在找到遗书的时候,遗书已经被水浸湿了。

年幼的周进北虽然看不清遗书上的字,但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封遗书肯定不简单,所以就留到了现在。

这些年来,周进北一直在寻找可以修复遗书的人。

因此飞了好几个国家,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目前欸有这项技术。

目前,遗书原件正在一个专家的手里,专家正在寻找攻克的办法。

周湘放下遗书,“进北,我知道你一直对妈的死耿耿于怀,可事情已经发的生了,我们活着的人,只能向前看!你不能凭着一封看不到字迹的遗书,就断定妈的死和爸他们有关系,这对他们不公平。”

在遗书没有被修复出来之前,这一切都只是周进北的猜测而已。

周湘是个很谨慎的人。

所谓,良言暖三冬,恶语伤人六月寒。

她不想因为一封什么也看不到的遗书,就误会谢晚秋和周作龙,造成无法修复的局面。

周进北叹了口气,“姐,你还是老样子。咱妈跟你一样,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周湘竟然一点都没变。

幸好岑少卿没有随了周湘的性子。

现在的周湘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修复遗书。

周湘伸手拍了拍周进北的手,“进北,是你太固执了。其实,人活的简单一点更幸福。”

周进北就是想太多,而且,还容易陷在死胡同里出不来。

语落,周湘接着道:“有时间就去看看爸妈吧!他们老两口也挺惦记你的。毕竟,你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周进北道:“姐,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妈的遗书没有修复出来之前,你不要跟他们走的太近!还有,你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作龙为什么要打你?”

周湘笑着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是我惹爸生气了,没什么的,等会就好了。”

周进北叹了口气。

“进北,你不用担心我的。”周湘接着道:“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去吧,你还没见过少卿的女朋友吧?今天晚上,少卿会带女朋友回来。”

“真的吗?”听到这话,周进北脸上全是笑容。

有生之年能看到岑少卿谈恋爱找女朋友,真是太不容易了!

周进北还以为他这个大外甥真的要去出家当和尚呢。

“嗯。”周湘点点头。

周进北笑着道:“你也不早说,我给外甥媳妇也带个礼物。”

周湘从椅子上站起来,“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

姐弟俩一边说着,一边走出咖啡厅。

车上。

周进北接了个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周进北非常激动,“喂,老张!是不是威廉博士那里有结果了?”

老张和周进北是朋友,威廉博士是老张介绍给周进北的C国计算机专家。

C国是科技大国。

因此,周进北对威廉博士充满信心。

老张笑着道:“没错,威廉博士说他找到了修复遗书的办法。”

“真的吗?”周进北脸上的喜悦都要溢出来了。

“当然是真的,”老张接着道:“不过威廉博士有个条件。”

周进北直接道:“只要威廉博士能把遗书修复出来,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他。”

“那就好办了,”老张笑着道:“威廉博士要你名下的所有资产,你要是同意的话,明天上午来跟他签个合同就行。”

所有资产?

“什么?”周进北愣住了,“老张,你是在开玩笑吧?”

老张道:“怎么你舍不得?”

“这跟舍不舍得没什么关系,”周进北接着道:“你确定威廉博士要我名下的所有资产?”

“反正话我已经给你带到了,选择权在你自己,明天上午11点,威廉博士在工作室等你,过时不候。”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周进北愁眉紧促。

周湘回头看他,“没事吧?”

周进北扬起笑容,“没事。”

另一边,老张挂了电话,非常忐忑的看向威廉博士,“博士,咱们这样真的行吗?要周进北所有的资产是不是太多了点?”

其实,要个一半也就差不多了。

说到这里,老张接着道:“万一他去找其他人怎么办?”

既然威廉博士能修复遗书,那么其他人肯定也能。

到时候不就鸡飞蛋打了吗?

为了得到周进北的信任,老张在周进北身边潜伏了很长一段时间,老张可不想功亏一篑。

威廉博士靠在椅背上,用食指轻轻点击着桌面,十分自信的道:“放心吧,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能修复那封遗书,不管他找多少人,到最后,都只能来求我,除非,他放弃修复遗书。”

周进北为了吴兰的事情,调查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呢?

而且,威廉博士也不是盲目自信,而是他掌握着世界上最新进的技术。

小小的华国,根本找不到跟他匹敌的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根本没人能修复遗书。

所以,这周进北就是他的掌中之物,周进北根本别无选择。

老张笑着道:“那我就提前恭喜博士了,只要博士到时候别忘了我就行。”

威廉博士抬手,蓝色的眸子里闪着微光,“放心。忘不了你。”

另一边,车内。

挂了电话之后,周进北虽然有些无法接受,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实在不行的话,就算真把所有的资产都给了威廉博士又何妨?

车速很快,三十分钟后,就到了岑家庄园。

他们到岑家庄园的时候,岑少卿和叶灼还没回来,岑老太太热情地从大厅里迎出来,“大舅哥来了!真是稀客啊!”

“老太太。”

岑老太太笑着道:“快里面请!”

语落,又扬声吩咐佣人,“王嫂,上最好的茶!他舅舅好几年也不来家里一次。“

“老太太,您太客气了。”

岑老太太嗔怪道:“都是一家人,说客气就太见外了,大舅哥你快坐,少卿刚刚打电话回来,他们一会儿就要到家了!”

“好的。“周进北和岑老太太一起坐在沙发上。

没一会儿,王嫂便端来泡好的茶水。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脚步声。

岑老太太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道:“来了来了!少卿和灼灼回来了!”

周进北也放下茶杯。

须臾,两道身影从门外走进来。

一个身穿盘扣长衫,手握着鲜红的佛珠。

一个穿着同色的大衣,脚下着一双黑色的马丁靴,身姿绰约,明眸皓齿,顾盼生辉。

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就算什么都不做,就是一幅美好的画面。

“舅舅。”岑少卿首先开口。

周进北点点头,“少卿回来了。”

岑少卿接着介绍道:“舅舅,这是我女朋友叶灼。领导,这是舅舅。”

岑家人已经习惯了岑少卿称呼叶灼为领导。

但周进北却是第一次听。

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岑少卿这么清冷的一个人,居然有这么温情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置信。

叶灼礼貌的叫人,“舅舅好,我是叶灼。”

“你好,你好,”周进北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了,就在这时,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的袋子,“大外甥媳妇,舅舅来得匆忙,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这个你收着。”

第一次见面就收礼物?

这样好像有些不太好。

况且,她是小辈,应该是她给周进北准备礼物才是。

叶灼接着道:“舅舅的心意我领了。”

岑少卿伸手接过周进北递过来的袋子,薄唇轻启,“我代替灼灼谢谢您。”

“这傻孩子,有什么可谢的!不用谢!“

岑老太太笑着道:“大舅哥,你真是太客气了,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

“应该的,应该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吃饭的时候。

吃完饭,大家坐在一起聊天。

就在这时,叶灼突然接到一个短信,微微蹙眉,回复:【马上。】

回复完信息,叶灼便取下腕表,随便摆弄了几下,手表就变成了一台小型电脑,与此同时,空气中出现一道透明的屏幕。

镭射键盘投在茶几上,叶灼的十指不断地穿梭在键盘上。

屏幕上全是看不懂的代码。

一串又一串,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一幕,看呆了周进北,不可思议道:“这是什么高科技?”

岑老太太一脸【我孙媳妇就是厉害】的表情,“叶子就是搞这个的,大舅哥你习惯了就好。”

周进北接着道:“外甥媳妇对计算机很精通吗?”

岑老太太接着道:“何止是精通,叶子简直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只要她称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周进北脸上全是震撼的表情。

他没想到,叶灼对计算机这么精通。

五分钟后,叶灼输完所有的代码,屏幕上呈现出一张设计图,一边操作键盘,一边打了个电话出去,“设计图已经发过去了,有问题再联系我。”

语落,叶灼便挂了电话。

周进北眼睁睁的看着叶灼将一台电脑,变成一枚精致的手表,偏偏,他半点门道也没看出来。

他一直以为电视上那些黑科技情节非常浮夸,现在看来,电影都是写实的!

周进北走到叶灼身边,“大外甥媳妇,你对电脑很精通?”

“嗯,还行吧。“叶灼微微点头。

周进北接着道:“那你会修复损坏的文件吗?”

“会。”

听到这个回答,周进北眼前一亮,“大外甥媳妇,那能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个还能修复成功吗?”

叶灼接过周进北递过来的照片,展开来一看,接着道:“这个信封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吧?”

没想到叶灼仅凭着一张照片,就看能出来这封遗书的年份,周进北激动的点头,“对,能修复吗?“

叶灼接着道:“可以修复。“

喜欢全能千金燃翻天请大家收藏:(www.dst9.cc)全能千金燃翻天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 - 全能千金燃翻天全文阅读 - 全能千金燃翻天txt下载 - 德音不忘的全部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穿成总裁白月光惹上妖孽冷殿下(网王)hi!你好,冰山大人!八千里路无人像她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大丈夫小媳妇七零穿成女主闺蜜DC蝙蝠侠家族同人-Earth Prime的来客没出息的庄先生错嫁替婚总裁闪婚总裁契约妻她倾倒众生[快穿]如果蜗牛有爱情北斗先生,您的外卖到了七十年代白富美岁月间明明是他暗恋我影帝偏要住我家换爱游戏:你,等一等!傅少宠婚请低调娇气包快穿回来了盛世暖婚天价弃妻:前夫请自重被学神支配的恐惧[娱乐圈]
完本推荐: 韩四当官全文阅读超凡兵王全文阅读舞夜奇谈全文阅读农家巧媳妇全文阅读仙路明珠全文阅读我的父亲是娱乐圈大佬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重生之等你长大全文阅读这个师父有毒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火影之恶魔法则全文阅读凰妻倾世全文阅读混沌修真诀全文阅读太古龙帝诀全文阅读万世至尊全文阅读龙珠之超级宗师全文阅读冰火魔厨全文阅读超级科技巨子全文阅读水浒逐鹿传全文阅读我的体内有尸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黑雾之下茅屋之中有洞天山有木兮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帝霸超脑太监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位面发展计划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我能解析天赋田园医香总裁,你家老婆超凶的都市之至尊狂婿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大唐扫把星华年时代我要做球王csgo之我能一换一九龙圣祖重生过去震八方神秘让我强大退休救世主返聘日常霸天武魂十万份穿越后回归环球挖土党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我有一个打工人系统东京吃货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能千金燃翻天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能千金燃翻天txt下载手机版 - 德音不忘的全部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