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我家师父撩不动 >> 南荣家

三年后。

京师洛阳。

一座老旧却占地十分广阔的茶馆坐落于繁华街道一角。

茶馆门前十分热闹,摊贩走卒往来不断,喧闹嘈杂。

馆内两尺高的圆台之上,一方长桌,一条惊木,和着那铁扇轻摇的老人。

十分寻常的说书地儿,不寻常的是馆内宽阔,在坐之人多且嘈杂。

圆台之上,那说书的老者唏嘘再三,扼腕沉叹道:“不曾想到……这传说一般人物的南荣家竟也会有被灭门的一日……”

此言一出,台下喝茶嗑瓜子的公子侠客、便是那擦桌洒水的小厮也停下了手中动作。

此处为洛阳城内字号最老的茶馆,茶无奇馆不大,经年日久,却是常年客来客往高朋满座,原因无他,便是台上这位余老镇着。

也不知他是何处得来的消息,庙堂之上,江湖宦海,无不涉及,且往往比别处快上那么几日,久而久之大凡于自家府里百无聊赖的公子哥们便喜欢来此处听些新鲜事,知知天下,晓晓江湖,顺道也打发些时间。

“余老,你说的莫不是那荆楚之地赫赫有名的南荣家?”一位锦衣玉冠的公子听罢,心上一惊,忙不迭地问道。

不说他,楼上楼下诸多公子,便是那打着帘儿的小姐夫人们也不由紧了心,巴巴地望过来。

余老似是心上也有些慨然,又叹了一口气才道:“我夏国除了这一个南荣家,寻不出第二个来了……”

众人一听心便一沉。

“这……”

“这可……”太可惜了……

“当真被灭门了?这……这事怎么回事儿?余老快说说!”

此间二楼,有着身着一蓝一紫的两位小姑娘,听闻这话也抬了头,惊异地看向了大堂中站立的老者。

不待众人催促,老者捏扇沉声道:“不过才十日前的事,听来实在叫人心惊……”

说起南荣一氏,这天下无人不知。

谓之一见倾心,再见铭心,三见失心。

凡见过南荣氏之人,无不神魂为之颠倒,五识为之迷乱,夜夜生梦,一生难将其忘怀……数百年来,可谓是满朝皆知,江湖尽晓。

在这大夏国,连城南荣家被誉为当世惑之极、魅之主,风华绝世,倾国之美人世家……原说既有此等姿容,一入宫闱荣华一世岂不跋扈?

然南荣世代家主除却倾国倾城之容,也都性狂心嚣,孤傲难驯,尤其蔑视朝堂。不但不肯入宫,更常常与朝庭对峙,狂傲自负,往来均是公然拂逆皇室旨意。

历代皇帝曾多次下诏招其家女子入宫为妃,皆被直拒,毫不婉言,其心性之倨傲可见一般。

这事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世人常想,这样心高气傲的世家,早晚因其傲气临祸……只是这般忧忧患患,恐恐安安,代代传下来南荣家却依旧稳固,众人便也看淡了,谓到底是绝世的美人,叶家人即便被拒,也狠不下心、下不了杀手……

可时至今日,南荣家却又突然亡了,满门被灭,无一人幸存。

余老一合扇,对着满堂看客长叹一声道:“这一个作为传奇屹立于我夏国两百余年的世家,于一夜之间被灭门。南荣一姓,从此不存。”

满堂寂静。众人全部怔怔然睁目看着那说书台上的老者,半晌没有声息。

长空当在,高阳依旧。人世浮尘,沧海一粟。

.

十日前的暗夜。

烁亮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连城上空,蒸腾的浓烟将此间一张张绝美容颜化作数不尽的残湮焦骨。

连城绝意湖的水被血染红,围绕南荣家一魅帘、千府居,像融雪一样漾开十里不止,血腥味充斥弥漫。

这一夜,南荣家四百一十四口人,全部于火海中挣扎哭扼。

炼狱一样的惨境里,却有近万株樱木映着熊熊大火开出了世间最艳丽的红樱——只因受了南荣姓之人的血灌溉。

那殷红靡艳的樱花好比世间最浓墨重彩的画卷,美得那样凄怆绝丽,染红夜间黑土,鸣泣风华逝却,化作悲城血雨。

其间只有一道白影冲破火光,飞驰入城外一片密林。

簌簌的风声不断从白影耳边刮过,它不敢停歇,拔足狂奔,雪白的毛发在密林中反射着幽冷清光,背上所负听见一声笛音,微弱地挣动了下,忽然在其腾越间滚落了下来。

白狼反应迅速地回头一口将之咬住,口中溢血,不知是白狼的还是它口中之人的,冷月寒辉衬得它噬血凶煞的绿瞳无由可怖。

突然一丛黑影猛地飘荡在白狼前方,鬼影一样向它扑来,巨大的白狼一步步被黑影逼至林侧一面断崖上。

冷夜寒光中,足有两人高的巨大狼身退无可退,兽牙连连呲起,发颤着警告不断靠近过来的黑影……它急促地看了一眼尾后深不见底的幽谷,又回头紧盯着面前密密麻麻的黑影。

雪白的毛皮在血流不止的身体上竖立如刺。

黑影僵白的面容于月辉下隐现,又一声笛音响起,黑影臂上寒光闪铄,露出了一把把连弩,短而利的铁箭齐齐对准了白狼衔在齿间的人。

林风阴冷,轻拂而过。

幽绿的兽瞳恍然间竟似万分凄恻,白狼昂立断崖上,对着皓月仰颈,无声悲呜。下瞬无数铁箭即破空而来,穿刺入白狼及它口中之人身上,沉闷的天地间能听见一声绝望兽鸣。

月光下但见巨大的白影腾跃而起,向着尾后万丈深谷,扑跃而下。它始终未放开口中所衔之人。

兽鸣余响之中,断崖上方,倏立一人。

修长的五指紧紧捏着手中一管玉笛,一身夜幕般的斗篷在风中飘摇如孤魂野鬼。

“对不起。”夜风拂止的刹那间,却闻一声飘散在天地间,声轻而渺,映着林外连城上空漫天的火光,静逝在这断崖绝境、茫茫天地。

这天下,从来纷扰,三年的平静,于南荣家被灭之时打破。

.

洛阳城里。

此时此刻各家酒楼茶馆,无不在叹息着议论那偏安一城、傲然一世的传奇美人世家。

“据传……南荣一氏的‘箫语’独步天下。箫声一起,化地为牢,十步之内无人可近,既是如此,又如何会这样轻意被人灭了门?”茶馆二楼雅间里,一位身着白衣的公子忽然问道。

余老茶馆中,四下之人听得也不禁议语开来。

“哈哈哈……”忽闻一声粗狂大笑,一人不屑道:“什么独步天下的‘箫语’,不过是个乌龟壳罢了!平日里自保还行,真遇事还能一直缩在里边不出来?按老子说,这南荣家的人个个娘娘腔,一撞上刀剑上的事,就软趴趴地扛不住了!”

他语声极响,茶馆里的人都听得清楚,说书的余老没有接话,一时堂内只余议声。

楼上问声的白衣公子再度开口:“这位兄台,我倒觉得,南荣家之人能不恃其貌,不媚君王,世代将其禀持两百年来宁抗旨也未曾踏入过帝王家,这样有骨气的一个世家,如何也不能说是软趴趴的娘娘腔……”

这公子语声温和,说话有礼,让人一听便添好感。四下之人便都向他看了一眼,见其修眉润目,一表人才,便忍不住附和了几句。

楼下先前狂笑的是个高大粗犷的灰衫男子,此刻重重哼了一声:“什么骨气,到头来还不是被灭门的下场,说到底也不过是群手上功夫不到家的绣花枕头!”

那白衣公子听他这话眉间微蹙,正要再开口,被身旁侍从模样的人阻了:“公子。”

白衣公子滞了一下,而后叹口气,轻咳数声,便未再应声。

馆中之人看在眼里,四下轻议,一时又嘈杂起来。

那白衣公子左边雅间里,坐着一位身穿蓝衣的少女,她低头看了一眼楼下纷杂,似是并不在意,只是于窗沿看了那白衣的公子一眼,却是小声叹气。

少女对面,紫衣的小丫头蹲坐在椅间,眸如夜,脸如玉,脱兔般跳过来望着面前还未及笄的蓝衣少女:“二师姐,你叹什么气?那公子有病是不是?”

蓝衣少女一怔,先是一讶,而后掩嘴笑道:“难得你也听出来了……饶是师父也该欣慰小许,只是你这说的什么话……”

不过八、九岁模样,已然眉眼不俗的小丫头嘻嘻一笑,鼓嘴道:“本来就是!”

那蓝衣少女渐收笑意,婉声道:“是有病,病得还不轻,应是已宿疾多年……”

“师姐能治么?”紫衣丫头抬着星子一般的眼儿烁烁望她。

蓝衣少女迟疑小许,只道:“这公子面相不俗,看着不像一般人家出身,定已请尽名医为其诊治,若是如此终未见好,我怕也只能束手无策……或许,只有师父……”

紫衣小丫头听到这里就哼了一声,打断了少女的话:“不过一个世家公子,哪里能劳烦了师父出手,随他去了!”

蓝衣少女低眉看她一眼,双眸婉转如璃,浅浅一笑:“阿紫说的是……也不是一时能治好的病,耽误不得我们回谷的行程。”

紫衣丫头点头嘻笑,正待再说什么,忽听外边嘈杂里传出一言。

“听说年前,端木先生曾去过连城,到过南荣家,余老可知道此事?”一楼前排,一位浅灰蓝衣的公子又高声问道,只一言便打破了满堂嘈杂。

紫衣丫头与蓝衣的少女都愣了一瞬,而后对视一眼,皆疑惑地垂目去望楼下。

台上余老看向那问话的蓝衣公子,微微一笑,捋须道:“端木先生是到过连城,去过南荣家,只是……却并非年前。”

“并非年前?”那公子似有些诧异。

余老捏扇一转,迟疑小许:“此事……有些玄机,说起来也可大可小,却凿凿是三年前的事了。”

“呀……”那雅间里的蓝衣少女不由掩嘴小声惊呼:“他如何……”

紫衣丫头看向她。

蓝衣少女小声道:“你正是三年前师父回来的路上收下的,难怪不知,那踏归谷师父去的就是南荣家。”

紫衣丫头的眼瞬时亮了,只是未待她问话,楼下便有人又道。

“三年前?!”

一楼堂间,不少江湖中人打扮的年轻男女惊声道:“难道三年前端木先生便已预得南荣家往后当有此一难?故而去往告诫?”

台上余老举扇慢摇,眼观四下之众,未说否,也未说是。

一时堂内哄然议语,再显嘈杂。

“这端木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怎么听来竟是这般神通广大?”一间打着帘儿的雅间里传出娇嗔的女声,似是心下极为好奇。

“哈……”楼上楼下皆传出不轻不重的笑声,半是哄然半是轻讽,不由地小声议道:这谁家的小姐夫人,当真是深闺不出哪,竟连端木先生都未听说过。

余老咳一声安抚众人,待得人声静下,也是含笑道:“如若这位夫人或是小姐不知道端木先生,可当真有些孤陋寡闻了……所幸刚才提及之事,也是要说到这一位,不如容小老儿来说一说。”

打着帘儿的雅间里当即便走出个锦衣丫环,传了声赏。

余老合扇为礼向着雅间欠了下身表示谢意,继而道:“诸位都知,我大夏立国九百年,有许多传奇……”

大夏之境,北有悍强之匈奴、鲜卑,东有顽固之夫余、高句骊,正西乌孙常扰,再往南更有常年虎视眈眈的走马羌族。

大夏拥中原沃土,于其间能长存数百年不被吞食刮分,实属不易。

其原因自是因为叶家皇帝多半还算贤能,但也还因那九百年前随着叶氏立国一并流到大夏的三件圣物。

其一是能指引天下安宁的天启神示——清云鉴;

其二是可凝气成刃的武境之极——无刃刀;

其三便是兵家奇书《奇谋录》。

这三物,当年传入,一为大夏隐于江湖的云门所承;一为中原武林巫家所有;一为三百年前移居塞外的孔家保管。

三物中,除了“无刃刀”实为一门奇玄武艺可家族皆习,与《奇谋录》为一部兵书之外,清云鉴却是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的物什。

浩浩武林,庙堂江湖,能传承它的人,皆为命定之人,称之为清云鉴传人。

※※※※※※※※※※※※※※※※※※※※

感谢点进来支持的小伙伴。然后我要吹师父的彩虹屁了,天花乱坠那种,希望你们挺住。

————————————————————

感谢在2020-03-02 20:38:38~2020-03-02 23:14: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末世青春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归云谷云萧公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末世青春 2个;21810838、初雪月光、不闲39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我家师父撩不动请大家收藏:(www.dst9.cc)我家师父撩不动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我家师父撩不动最新章节 - 我家师父撩不动全文阅读 - 我家师父撩不动txt下载 - 烬天翼的全部小说 - 我家师父撩不动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师兄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攻略吧,少年(快穿)饕餮太子妃南曦绘梦录我只是个土豪[综武侠]栖梧潸潸映弦月异能小娘子作为coser的我好难在下是一条公狗被亲爹送去快穿之后女配不掺和(快穿)大魔王娇养指南[柱斑]幻梦一笔多情仙道不正好仙不长命[洪荒]天师打假协会病娇春大佬穿成戏剧女配萌系血族丑皇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舞夜奇谈仙路明珠
完本推荐: 全职高手全文阅读位面祭坛全文阅读惹上妖孽冷殿下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一夜错情:这个高官爱不得全文阅读我的钢铁战衣全文阅读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全文阅读最强奶爸兵王全文阅读入魔全文阅读大丈夫小媳妇全文阅读正道潜龙全文阅读尚书大人易折腰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海贼之超级金钟罩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深夜课堂全文阅读地府重临人间全文阅读我在柯南当死神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少年医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回九零海贼之苟到大将和前男友成了国民CP太古主宰蜂族女王[星际]超级兵王混都市我家大师兄是吃货龙王大人是我夫私人定制大魔王无限血核不准暧昧千手家的贵公子重燃纯真年代奋斗从镇邪司开始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三国之最强义父董卓月东出重生当萌犬开局补签十万年之下山就是皇祖莫笑世人痴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这个诅咒太棒了闯荡日本当声优重生日本当神官穿成前世的自己云养的毛茸茸是大魔王一站式服务锄清我在横滨吃脑花【主文野】

我家师父撩不动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家师父撩不动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家师父撩不动txt下载手机版 - 烬天翼的全部小说 - 我家师父撩不动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