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我是女炮灰[快穿] >> 第 699 章

孙先生不是很信萧遥手上有证据, 但此时此刻聊胜于无,当下道:“那你马上发给我。”

挂了电话,他一边忐忑地等着萧遥给自己发所谓的证据, 一边继续打电话问萧遥及其其家人的过去, 想让熟人帮萧遥说句话。

事发至此已经不短时间了, 他几乎问编了, 可到目前还没有回音, 怕是找不到人了。

不过萧遥这样一个巨星, 他和俱乐部实在不愿意看着她背上发达就不认父母的恶名,所以不管多艰难,他们都会继续努力的。

这时手机响了, 有人发了信息过来。

孙先生一看,眼睛瞬间亮了,马上拨了电话回去:“你朋友的妹妹和萧玉同班, 是真的吗?现在可以联系上萧玉吗?要不这样,你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 我给她打电话。”

这种事中间人传话极有可能没说到点子上, 又或者浪费时间, 还不如由他直接打电话沟通呢。

拿到电话之后,孙先生马上打了过去:“白同学,是这样的,我想拜托你跟萧玉联系,让萧玉出来帮萧遥说几句话。萧玉是萧遥的姐姐,她说的话,世人肯定信的。”

白同学道:“萧玉不住校, 租了房子在外面住, 我只能给你提供电话号码。”

孙先生苦笑道:“我有萧玉的电话号码, 但是打不进去。要不这样,白同学你帮我打,劝一劝她。到时我请你和你哥哥吃饭当做报答。”

白同学忙道:“报答倒不必。”沉吟半晌又道,“你等等,我这就给萧玉打电话。不过我不知道能不能说服萧玉。”

班上的女生在网上八卦过之后,都觉得萧玉本人对萧遥也很不好,甚至故意说一些话误导一中的同学,让那些同学越发讨厌萧遥。

只是大家都是大学生,成年人了,纵使有这种看法,也不会当面嘲讽萧玉,甚至不会因此而明面上给萧玉难堪,只是暗地里将这个人划入不可深交的一类人内。

孙先生挂了电话,耐心地等待着白同学的答复。

萧玉是萧遥的姐姐,如果她肯说一句话,那比什么都有用。

这时公关部的老大亲自过来,一脸焦急地问:“老孙,找到什么办法没有?实在不行,我们只能买水军硬洗,并且砸钱去删帖了。不过有唯恐不乱的一些新闻人,删报道颇有些难度啊。”

孙先生道:“有些眉目了,你且等着。”

公关部老大刚想问是什么眉目,手下人就急匆匆跑来将他叫走了。

那头,萧玉看萧遥被骂的帖子看得正欢乐,不止一次感叹网友有才华,说出那么经典的话。

这时手机响了,萧玉看到是班上姓白的同学打过来的,便点了接听。

只是接通了,听到白同学的来意,萧玉的眉头马上紧皱起来。

她是绝不愿意帮萧遥的,可是她还得跟班里的同学相处呢,置之不理的话,只怕以后在一个班内见面会不好意思,想了想便换上难过的语气,道:

“实在不是我不肯帮忙,而是萧遥太过分。我爸妈特地去全运会看她打球,想跟她吃一顿饭,接连去了几天,可是她不仅不肯,还恶语相向,更是跟其他人吃饭。你想想,如果我帮萧遥说话,置我爸妈于何地?”

白同学沉默片刻问道:“这么说,网上那些话,其实是你爸妈对萧遥的发难?”

萧玉一滞,马上道:“我爸妈不会特地去抹黑萧遥,怕是认识的人知道了忍不住爆给记者的。原本,只是一些家事,但是架不住萧遥是个红人,所以才闹这么大。”

说到这里,灵光一闪,继续道,

“我刚看到网上的消息,觉得对萧遥的喝骂过了,曾给我爸妈打过电话。你知道我爸妈怎么说吗?他们说,事情发生到我给他们打电话,萧遥都没给他们打过电话。她但凡给我爸妈或者我打个电话,我们也会帮她,可是她不愿意。”

白同学道:“说不得,萧遥以为是你们对她的发难,所以生气了呢?”

萧玉道:“我爸妈是她的长辈,有误会的话,她难道不该主动跟长辈沟通吗?难熬要长辈主动找她吗?白同学,这样吧,你帮我带话给萧遥,让她给我或者我爸妈打电话认错。她做了,我一定帮她说话。”

她很清楚,萧遥是绝不会打电话给她或者萧景升孙慧芳认错的。

相反,接到白同学带去的话,萧遥还极有可能勃然大怒,将事情闹得更大。

白同学叹了口气,道:“那我跟那边说说吧。”萧玉说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萧玉挂了电话,知道自己说的这些理由说服白同学了,想了想,担心其他同学看到网上的消息打电话帮萧遥说话,便干脆在企鹅空间发了一段话。

这段话暗示事情是真的,但是被别人爆给记者的,如果萧遥本人肯跟家里人联系解除误会,她会帮萧遥说话。如果萧遥高高在上,不肯跟家里联系,只让团队作为中间人说,那么,她不会帮萧遥说什么。

萧玉自觉这段话不算过分,不管事态如何变化,火都不会烧到自己身上,便继续浏览网络上那些有才网友对萧遥的指责和嘲讽。

孙先生打开企鹅,接收萧遥发过来的视频,还没接收到一半,便接到白同学的电话。

他连忙点了接听。

白同学将自己跟萧玉的对话跟孙先生一一说来,末了道:“萧遥不跟家里联系的确不应该,要不,你让萧遥跟家里联系一下,然后道个歉吧。萧玉说了,毕竟是一家人,主要萧遥肯道歉,家里人肯定愿意谅解,并且帮萧遥说话的。”

孙先生心道萧遥那性格,怎么肯道歉,但是没道理跟白同学说这些,便谢过白同学准备挂电话。

这时白同学忽然道:“你等等,萧玉在企鹅空间发了个说说,我念给你听。她把这个写在企鹅空间内了,那必然是真的了,你让萧遥打电话跟家里人道歉吧,毕竟是一家人。”

孙先生听白同学念完萧玉在企鹅空间写的,再次谢过白同学便挂了电话。

这时公关部老大又急匆匆地赶来:“你刚不是说有眉目了吗?好了没?”

“没办成。”孙先生皱着眉头,将事情跟公关部老大一一说了。

公关部老大黑着脸:“网上这样指责萧遥,如果萧遥再道歉,岂不是坐实了网上的传言?原本,悄悄地办这事也没什么,这个萧玉发了说说,只怕更要被记者大书特书了。不用像,萧遥肯定要迎来新一轮的抹黑。”

他一边说一边烦躁地走来走去,道,“原先说萧玉对萧遥不好,我还有些怀疑,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了。不是有仇,都不会这样搞自己的妹妹。”

孙先生被公关部老大提醒,才想到这回事,脸也黑了:“我岂不是好心办坏事了?”

公关部老大不快地道:“你说呢?我早该问你是怎么做的,你们不做这行,根本就不懂。”

孙先生听了,觉得很对不住萧遥,因着这份愧疚,恨不得马上解决这件事,当下忙看接收视频的进度。

这一看,发现萧遥问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孙先生叹了口气,将情况说明,随后将自己弄巧成拙的事一并告诉萧遥:“是我的错。我毕竟不是搞公关的,没有这个敏感性,以至于办了傻事。”

萧遥挑眉,上网搜索萧玉企鹅空间的说说,很快便搜到了——已经被搬到海角上,并且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支持她的说萧玉果然对她这个妹妹不好,在妹妹出事了还落井下石。

骂她的则认为,人家萧玉这么说没错,萧景升和孙慧芳是萧玉的爸妈,萧玉孝顺,对萧遥提这些要求是理所当然的。

萧遥关掉了网页,皱起了眉头。

原本她还担心视频展示萧玉那个嘴脸有点过分,可是现在看来,萧玉值得任何程度的过分,当下又翻了翻自己电脑里的存货,将一段录音发给孙先生,并注明是和萧遥的通话。

公关部老大急得不行,见孙先生在电脑前忙碌,便问他做什么,得知是萧遥存的证据,脸上顿时一亮。

孙先生见了,苦笑道:“这种事,很难找到什么证据的,你别抱太大希望。”

公关部老大给了孙先生一个白眼:“你忘了,人家萧遥是个学霸吗?用你的脑子去想学霸的事,能想出什么?看着吧,我保证这份视频有用。”

说完见萧遥发了一个短短的音频文件过来,便道:“先接音频文件听听。”

孙先生忙点了接听。

音频文件很小,很快便成功接收了。

公关部老大见成功接听了,忙道:“快听听里面的内容。”

孙先生忙点头,顺手将文件拉进一个音频播放器里。

他原先是不信萧遥有什么证据的,可是听了公关部老大说的,萧遥是个学霸,她肯定有法子,心里便多了几分期待。

在两人的热切期待中,电脑外放的喇叭,很快响起一段很短的对话。

“萧玉,有什么事?”

“你知道爸爸为什么突然对你那么好吗?知道他为什么送那么贵重的首饰给你吗?那是因为啊,他觉得你长得好看,长大了可以联姻,给他带来顶级的人脉。萧遥,其实你在爸妈心中,就是一个商品。”

“我知道了。”

公关部老大听了,目光大亮,笑道:“学霸就是学霸,这段对话太给力了!”说完看向电脑上正在接收的视频,道,“现在,我很好奇这段视频的内容了!”

说完看向孙先生,见孙先生先是满脸喜悦,随后便没了笑容,便问:“你怎么这个表情?难过什么?”

孙先生道:“如果我十来岁,听到自己的亲姐姐这样剖析亲爸爸对自己的好,我应该会很难受,觉得世界观都崩塌了,应该会激动地说她骗人,说这是假的。可是显然,萧遥很平静就接受了。想来,她被无视过无数次,已经习惯了不期待。”

公关部老大也收起脸上的笑容,道:“不止是习惯了不期待,而且习惯了来自血脉至亲对自己的冷酷。”

因为习惯了,才能那么平静地说出“我知道了”这几个字。

每个人从孩童长大,心里对父母都会有一种天然的慕孺之情,可是萧遥没有。

孙先生点头,有些难受地道:“看来,萧遥的父母对她,不仅不好,还是非常不好。”不然一个十来岁的少女,不会用那样的语气说话的,这次事发,她也从来没有打算过跟他们通电话私了。

这时公关部有个女同事过来找公关部老大,见有视频,大喜,好奇地听了听,听完之后,瞬间红了眼。

孙先生和公关部老大体会到的,她何尝体会不到?

等了不知多久,那个视频终于被完整接收了。

孙先生、公关部老大和女同事一起围在电脑前看那个视频。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琳琅满目的首饰,女同事格外关注这个,所以看得出,有不少是很贵重的大牌。

镜头中,一个少女正在一个贵妇的帮助下试首饰,两人一边试首饰一边说话。

将整个视频看完,三个人都气炸了!

女同事一拳锤在桌子上:“我就没见过这么没人性的夫妻!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萧遥!还有那个萧玉,在空间里可是说得大义凛然,实际上呢?就是个黑心白莲花!”

公关部老大沉下脸道:“这次的公关很好做了!这个视频一出,绝对可以扭转很多人对萧遥的印象。至于那些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倒想知道,看到父母连自己女儿长什么样子都没认出来,还有没有脸继续骂!”

已经很晚了,可是热爱八卦的,还是津津有味地八卦着萧遥跟家里人的事。

这时,海角论坛出现一栋楼:萧景升孙慧芳送萧遥首饰和礼物的真相。

此时萧遥的事正好是热门,所以还在八卦的人,第一时间点进去看。

主楼有一个视频和一个音频,同时还有一段话:“我不知道,一个少女经历了多少这样的事,听过多少这样伤人的话,一颗心才渐渐变得冷酷下来。”

很多人看到这段话,都有些不以为然。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教育都格外严格,还有一批父母由于受教育程度低,所以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动辄对孩子打骂,如果视频展示的是这些,那真没什么。

当然,萧遥的球迷和粉丝,是满怀希望的。

众人心思各异,都快速点开视频观看。

贵妇说:“这会儿不会觉得爸妈偏心萧遥了吧?你这傻孩子,爸妈就算偏心,也是偏心你啊,这些好东西,萧遥那个死丫头可没有!”

在空间显得大义凛然的萧玉说:“我先前是误会了嘛。”

贵妇继续说:“你误会什么?你跟在爸妈身边这么多年,还看不透吗?要不是萧遥真个是我生的,我养都不想养她,要不是你外婆去世,你舅舅舅母都不乐意养她,我根本不会将她接回来。”

“要不是我和你爸都算是市里有名有姓的人物,我还想扔她去孤儿院住着呢。幸亏她也算识相,住到外头,不回来碍我和你爸的眼。”

萧遥的声音响起:“你们对我这样差,我一直以为我不是你们亲生的,看来,很不幸,我果然是你们亲生的。”

贵妇一脸扭曲地骂起来“什么叫不幸?要不幸也是我不幸,生了你这么个赔钱货!因为生了你,我教师的工作没了,还伤了身体,想生个儿子也没办法生!你就是来讨债的,你这个孽障——啊,你是谁?”

萧遥一脸平淡地说话:“我是萧遥。你以为我想被你生出来吗?我是没有选择的权利,如果有,我绝对不会投胎到你们家的。另外,你想生儿子才选择怀孕的,不是什么人强迫你的,所以你就算不幸,也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一切都是你们夫妻自找的。”

萧景升一脸惊愕地说话:“你你你是萧遥?不对听声音就是萧遥。那个,那你是不是去整容了?你这个该死的,你才几岁,居然就去整容了!”

萧遥笑得有些悲哀:“生而不养,又从来不上心回去看我,居然连我长什么样子都忘了,你们可真是一对好父母啊!只怕连我几岁都忘了吧?提醒你们一下,你们的小女儿我,萧遥,今年十六岁,还做不了任何整容项目!”

随后是萧景升和孙慧芳对萧遥杀马特造型的指责,这段指责很长。

他们指责完,萧遥微微抬起下巴,带着几分针锋相对:“我就喜欢杀马特怎么了?又酷又帅,走出门去,可威风了!”

孙慧芳马上骂道:“你威风?可笑死人了!你威风的话,会被全校同学讨厌,会被全校同学欺负吗?我告诉你,你活该被人欺负的!居然还威风上了。”

所有吃瓜群众看到这里,几乎都炸了。

特么这是拍电影呢?

作为亲妈的孙慧芳对萧遥几乎就没个好脸,一开口就是呵斥,居然还说不想养萧遥,如果不是不得已,绝不会养萧遥,还说想把萧遥扔孤儿院,特么这还是人吗?

最夸张的是,这对夫妻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没认出来,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还有,之前还说不知道萧遥被欺负,现在看来,不仅知道萧遥被校园霸凌,而且觉得是活该的!

萧遥的球迷和粉丝,还有很多感情充沛的路人,一边骂一边红了眼眶,心疼得不住擦眼泪。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啊!我的萧遥一定是来渡劫的,不然不会遇到这样不配认为父母的狗东西!”

“我简直不敢想象,一个被校园霸凌得想去自杀的少女,听到自己的妈妈说自己活该被全校欺负,心里有多难受。”

“回楼上,我通过看视频,没看出萧遥难受。我想,在这一刻之前,她就已经私心了。或许正是因为彻底死心,才回拍下这个视频。”

“连女儿都不认得,算什么父母?那些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那些傻|逼,出来说句话啊!”

和粉丝、球迷以及普通网友的心痛和愤怒相比,黑子以及“天下无不是父母”党首先就怀疑,这个视频一定是后期配音的,因为这根本不是正常父母会对儿女说出来的话。

海角此时还没有彻底没落,大神和技术帝还是挺多的,所以马上有技术帝去分析这个视频。

很快,好几个技术帝截图发帖证明,视频没有经过任何剪辑和合成,更没有动过声音,是最原汁原味的。

至于为什么萧景升和孙慧芳会做出不像一个父母的行为,这只能问这对父母了。

毕竟这世道,什么垃圾都可以当父母了。

有网友马上去听那段音频。

当听到萧玉对萧遥说的那段话,听到萧遥平静的回答,本来就愤怒的网友,再一次出离愤怒了,气得身体都抖了起来。

“这个萧玉怎么有脸在企鹅空间装出大义凛然的样子的?视频里要求父母偏心自己,并且一脸理所当然,现在,居然还直接去跟自己的妹妹说爸爸把妹妹当成商品,太不是东西了!”

“送名贵首饰的理由找到了,这是所谓的父爱母爱吗?分明是奇货可居的投资!”

愤怒的粉丝、球迷以及网友骂完之后,马上将视频以及音频扩散到自己知道的所有论坛去。

除此之外,还有人将对话整理成文字扩散,务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萧景升、孙慧芳和萧玉的恶心嘴脸。

做完这些之后,所有网民马上涌去萧玉的企鹅空间留言,但是发现陌生人不能留言,便涌去了萧玉的人人网,在可留言的地方对萧玉进行讽刺和辱骂。

至于萧景升和孙慧芳这两个没有社交软件的,网民们也有办法,特地开了一个帖子号召再也不要购买萧景升公司的任何产品,当然,还有网民决定,明天给工商局以及相关部门打电话,举报萧景升的公司偷税漏税。

萧玉发完企鹅空间之后,再也没接到企图跟自己说情的电话,心情很好,继续去看网络上对萧遥的嘲讽,越看心情越好,又见时间很晚了,便琢磨着明天请假得了,今晚这种狂欢,自己肯定要跟到底的。

看着看着,萧玉忽然接到自己好友的电话。

她皱了皱眉头,好友应该不会帮萧遥说话吧?

她接通电话,笑着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好友语气焦急:“出事了你知不知道?萧遥在网上发了一个视频和一个音频,现在,到处都在骂你和你爸妈!”

萧玉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她急问:“什么视频?视频内容是什么?”心里则拼命想,自己对萧遥做过哪些事说过哪些话是会被网友骂的,可是她脑子里晕乎乎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好友道:“视频是你和你妈妈在试首饰,你妈妈说就算偏心也偏心你不偏心萧遥,还不住地骂萧遥。至于音频,事你跟萧遥的对话,你对萧遥说,萧景升送萧遥首饰是因为把萧遥当商品。总之,你自己去看吧。”

萧玉浑浑噩噩地挂了电话,马上上网查找视频。

由于恐惧和难受,她的手指颤抖,打字都有些不成功。

终于找到视频和音频,萧玉马上深呼吸看了起来。

看完视频,听完那个音频之后,萧玉如坠冰窟。

原先她看萧遥被骂,心中有多愉快,那么此刻看完这个视频,她心里就有多难受。

萧玉用颤抖的手指拉着鼠标去看评论,看到那些嘲讽、那些对自己的咒骂,几乎没办法呼吸。

“这个萧玉真够恶心的,在企鹅空间里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还说萧遥做错了,我呸,你自己那么恶心,怎么有脸说萧遥?”

“将萧遥逐出国家队,我看不如萧玉的学校将她逐出校园!”

萧玉觉得,这些嘲讽和咒骂,瞬间都变成了利剑,将自己凌迟。

那是一种生命不能承受的痛楚,是一种看不到未来的绝望,即使开着灯,可感觉还是被无边的永夜死死包围住,挣不脱逃不掉。

萧玉终于回过神来,忍不住嚎啕大哭。

她觉得绝望极了,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可是她又不敢死,所以拿出手机给孙慧芳打电话。

孙慧芳和萧景升合力打了一场胜仗,心情颇好,破天荒地晚睡了。

两个人正喜滋滋地想着萧遥再也嚣张不起来,甚至有几分想吃宵夜的好心情。

正在这时,孙慧芳的手机响了。

孙慧芳看到来电显示是萧玉,忙笑着拿起手机准备接听,嘴上跟萧景升道:“阿玉肯定也是因为心情好,所以一时睡不着,打电话来跟我说话呢。”

萧景升点了点头,心里的确是高兴的,但是高兴之余,又有几分惋惜。

萧遥多好一个苗子啊,怎么就那么不识相呢,毁掉了多可惜啊。

可是,不能怪他,他给过萧遥机会了,是萧遥自己不知道珍惜,是她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可以跟他对着干了。

就在这时,萧景升忽然听到孙慧芳声音尖利地叫道:“你说什么?不可能,怎么会!真的吗?”

萧景升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单凭直觉,就知道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或者说是很坏很坏的坏事。

他马上抢过孙慧芳手里的手机,急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听着萧玉一边哭一边说的话,萧景升一颗心直往下沉,沉到了谷底!

很快,他不顾萧玉在那头哭得悲伤,马上挂了电话,然后打开电脑看网上的评论。

当看到网友号召以后不用自己公司的产品,号召大家举报自己公司,而且是两栋超级高楼,萧景升心里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慌。

他们真的会这么做的!

孙慧芳急促地呼吸着,拉着看网友们的评论,看到几乎全是对她、萧景升和萧玉三个人的谩骂,又是难受又是愤怒,几乎要炸了!

下意识地,她就骂了起来:

“这个孽障,这贱丫头,我就知道不该生她出来的!多深沉的心机啊,居然录像了!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怎么可以?我是她妈妈啊,是我给了她生命,如果没有我,她根本就不可能出生,她怎么可以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萧景升烦躁不已,见她这个时候只顾骂人,便厉声道:“你给我闭嘴!立刻,马上给之前营销的公司打电话,让他们好好营销,让那些报纸继续写斥责萧遥的文章!”

已经撕破脸了,他们只能继续撕下去,而不是就这样算了。

可是,纵使已经做好了和萧遥彻底决裂的准备,萧景升三人看到网友们在网络上对自己的唾骂,还是十分难受。

到了凌晨两点多,三人一点睡意都没有。

即使知道要好好休息,好好打明天的硬仗,可是大家还是没有睡意。

这时,手机响了。

萧景升以为是公司的人打来的,连忙点了接听。

然而刚接听,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凄厉尖利的惨叫声。

萧景升猝不及防之下,吓了一跳,直接把手机给扔了出去。

没一会儿,孙慧芳也接到了,虽然见识过萧景升被吓,她还是被吓得变了脸色。

萧玉也受到了网友的关照,在夜深人静接到电话,听到恐怖片的音效。

随后,三人频频接到或是恶作剧或是辱骂的电话,不得不直接将电话关机。

可是关机也没辙,因为网友会打家里的座机。

不得已,孙慧芳和萧景升关了家里的座机。

孙慧芳咬牙切齿:“那些网友真是吃饱了撑着的,居然来多管闲事!一定都是吃不上饭的垃圾,整天仇富,才这样打过来骚扰我们。”

萧景升此时身心疲惫,已经没有力气说什么了,便摆了摆手:“别管那么多了,先去好好休息吧。”

固话和手机都关了,不了解明天的情况,只能等明天养足了精神开机,继续奋斗了。

萧景升想到这里,咬了咬牙,决定一定要挽救自己的声誉。

第二天,萧景升和孙慧芳开始了奋斗。

他们手上没有别的证据,所以决定砸钱请人写稿子,用洗脑式的营销抹黑萧遥,而且抓住“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一点大书特书。

他们明白,想要全面洗白自己是不可能的,只能让那些信奉“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党相信自己,愿意继续购买自己的商品就行。

这一天,两人的手机还是不住地响,不住地被打扰,但两人为了办事,只能忍着这些骚扰电话了。

一天过去,萧景升和孙慧芳看着网上落后的骂战忧心不已。

他们买了水军的,可是在骂战中还是输了,可想而知,骂他们的网友有多少。

第二天,萧景升竭力打起精神,准备回去上班。

为了不让公司人心浮动,他甚至还让孙慧芳给自己化了个妆,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然而没多久,他的妆就花了,是被冷汗弄花的。

财物脸色难看地过来,说公司被查税了,据他打听到,是因为很多网友举报公司偷税漏税,据说还有证据。

萧景升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额头上细细密密,全是瞬间迸发出来的汗珠。

他竭力安慰脸色难看的财务人员,道:“我们公司从没做过这些,所以所谓的证据,只是陷害和诬告,你回去跟你们部门老大说,不用惊慌,该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

让报信的财务人员出去之后,萧景升马上给自己在税务局认识的人打电话。

他原先以为不会查税,只是查商品是否合格,毕竟那些网友就是这么说的,没想到,税务也被查了。

电话打通了,结果却很不好,那边说投诉的电话被打爆了,而且还有人寄了快递过来,里头的证据看着挺像那么回事,上头已经亲自关照了,局里没有人敢和稀泥,更没有人敢徇私。

末了,这个朋友叹着气,苦口婆心地说道:

“你说你们怎么好端端的,就跟自己的女儿闹起来呢?我听说,体育局很看好她,就是中央也有很多人看好她,将她当成了华国在国际上的名片,先前没有人投诉就罢了,现在有人打电话投诉,上头可不得抓着机会处理吗?”

萧景升没料到,居然这么严重,心中顿时苦涩得不行,道:“哪里是我做的?我就是傻子,也不能做这样的事啊。我要真这么傻,还能把生意做大吗?都是旁人不知从哪里弄到的消息,泄露出去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上头这么看重萧遥。”

朋友道:“能不看重吗?长得好,成绩好,篮球也打得那么好,经历还很励志,在被抹黑之前,形象也很健康。这次被人抹黑一波,不少人趁机跟着抹黑萧遥和国家,你想想,国家哪里能容忍?”

萧景升脑海里乱糟糟的,没有心情再听这些,只问道:“你看我这事,能过得去不?”

朋友道:“这么说吧,如果你公司的产品和税务都完全没问题,那么是不可能有事的,毕竟不能诬告你不是?”

萧景升放下手机,浑身无力地坐在办公椅上。

就算他自诩自己的公司是良心公司,可是他也不敢说自己公司的产品完全没问题,税务也完全没问题,这两方面的水份,等于是所有公司的共识了。

萧景升看向窗外,见艳阳高照,便走到落地窗前。

外头人来人往,一切都显得无限美好,可是他,却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难题。

如果不处理好,只怕公司的生意一落千丈是轻的,更有可能是公司倒闭。

萧景升用力揉眉心,努力回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是想跟萧遥掰扯掰扯,怎么就走到这么严重的一步了。

晚上,孙慧芳知道公司出事,顿时暴跳如雷,再次对萧遥破口大骂。

萧景升烦得要死,不意回家还要听到孙慧芳完全没有建设性的唾骂,忍无可忍,给了孙慧芳一巴掌:“你给我闭嘴!你除了花钱,除了骂人,除了生而不养,你还会什么?你这个没用的泼妇!当初出的是什么计策,蠢死了!”

孙慧芳捂住被打的脸,反驳道:“你怪我做什么?视频你,你也没认出萧遥来啊!而且那计划,当初你自己也是同意的,现在失败了,怎么只怪我一个?”

又给萧景升献策:“如果彻底没有办法了,我们不如出来向萧遥哭诉?说之前那些,是竞争对手搞的,目的是为了抹黑萧遥和让萧遥跟我们反目成仇,让萧遥帮帮忙。我们那么落魄了,她如果不帮忙,网友肯定不同意。”

萧景升本来想斥责她是天方夜谭,但是细细想来,也有那么几分道理,一时沉吟不语。

当天萧遥被人逮到,接受采访,被问及和父母的关系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很难过。

萧遥摇头:“现在不难过了,从前是很难过的。那些感情,就像一桶水,放在外面,日复一日,被一点一点地蒸发干,最终什么都没剩下。这是一种不能控制的感情,所以网上怎么说我,我都无力改变什么。”

记者听了又问:“你是否打算以后都不跟他们联系了?”

萧遥道:“我们关系不好,联系的话,彼此都不会开心,所以应该会很少联系。不过,将来他们年纪大了,我会赡养他们的。就当是,还了生恩吧。”

萧景升和孙慧芳看到这里,脸色很不好。

甚至,孙慧芳心里,还破天荒地涌上一股面对萧遥时及其陌生的后悔之情。

这时萧遥被问及对姐姐萧玉是什么想法,她直接说道:“没有想法,本来就是陌生人,之后就是个有恩怨情仇的陌生人而已。”

记者又问了几个问题,便问萧遥接下来会怎么样。

萧遥侧着头想了想,露出一个带着些讥讽的笑容,说道:

“可能要应对萧景升和孙慧芳的哭诉吧。说什么是别人做的,是为了离间我和他们的关系。当然,希望我想错了。不过不管如何,如果公司产品和财物有问题,跟我哭诉,是没什么用的。作为商人,就该做良心的产品,按时纳税,为国家做贡献。”

萧景升直接砸了遥控器,急促地呼吸着。

孙慧芳也是咬牙切齿。

她想到的唯一的一条路,居然被萧遥直接封死了。

萧玉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不再看网络上的消息,不再理会手机信息接到的辱骂,回到班上上课。

可是,她发现,自己被孤立了。

也不是完全不理会她,而是人家正在说话,她过去的话,大家马上住了话头,扯些没有营养的话,面对她的回答,倒也是会说的,可是当天女生们搞非班集体的活动,压根没叫她。

随着时间过去,萧玉发现这种孤立越发明显了。

她难受,她恐惧,她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这个时候,她想起萧遥的日记,终于明白,被孤立,被校园霸凌,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王晓华看到萧遥方晒出了视频,直接将舆论反转,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十分庆幸自己是开了小号在网上抹黑萧遥的。

她知道,萧遥这事反转了,萧遥的球迷和粉丝都有空找辱骂萧遥的人了,便不敢再在网上发言,而是直接睡觉。

可是没过多久,她的企鹅空间和人人网,再次被人刷屏似的骂,起初她没搞懂怎么回事,后来才发现,自己在网上开小号骂萧遥的事,被扒出来了,有IP,铁证如山,所以网友们都来骂她不要脸,都来骂她假惺惺,都说要给她个教训。

王晓华的个人信息,被人肉出来,放到了网上。

她没有办法面对那些不堪入耳的辱骂,哭着设置不允许访问。

可是这没完,她一旦出门,总会被人逮到,然后被恶作剧。

躲在家里,也会收到网友寄过来的刀片。

王晓华尝试过报警,可是没用,警察根本查不到寄东西来的到底是谁。

安晏、游子铭和胖子几个,虽然在萧遥被萧景升和孙慧芳抹黑时,没有跳出来,可是网友们实在太气愤了,所以翻起了旧账,将所有涉事人员一顿骂,还波及到现实中。

对于他们所谓的洗心革面和认错,网友们都不信,并且很是具有洞察力地斥之为冲着萧遥的脸去的,并表示如果不是萧遥变好看了,他们肯定会像王晓华那样死不认错,还变本加厉。

又过了半个月,网友们的愤怒平息下来,萧景升收到了偷税漏税的巨额罚款单,同时公司的两个财务被送进了监狱。

经过认真质检,萧景升公司的产品不过关被报道出来,公司在偷税漏税被通报之后一落千丈的名声,又一次暴跌,跌落了谷底。

很多商场和普通商店,在发现萧景升公司的产品销售量下降之后,都没有再购买萧景升公司的产品。

萧景升公司之前毁掉了一批不合格产品,之后生产出来的产品又卖不出去,积压在公司,以至于萧景升手上的资金周转不过来,公司雪上加霜。

一个多月前还算蒸蒸日上的公司,已经露出了破产的颓势。

萧遥在认真练球、看打篮球视频和学习时,也会抽空关注一下萧景升公司的情况,当看到他的公司越来越差,他和孙慧芳的名声也越来越差,心情很是美妙。

萧景升和孙慧芳对原主生而不养,极尽所能地偏心,她可以当做是原主父母缘浅,毕竟疼不疼爱一个人勉强不得,可是这对夫妻企图抹黑她,将她往死里整,她便不能忍了。

※※※※※※※※※※※※※※※※※※※※

感谢在2020-11-22 23:59:08~2020-11-23 23:58: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逆夜J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iana 40瓶;今嬴 20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我是女炮灰[快穿]请大家收藏:(www.dst9.cc)我是女炮灰[快穿]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我是女炮灰[快穿]最新章节 - 我是女炮灰[快穿]全文阅读 - 我是女炮灰[快穿]txt下载 - 二月落雪的全部小说 - 我是女炮灰[快穿]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一人之下之道长你还缺情缘吗影帝偏要住我家七零穿成女主闺蜜国民校草是女生他来了,请闭眼薄少的嗜血小娇妻爱你在劫难逃致我最爱的你天才儿子嚣张妈咪重生农家:空间灵泉有点田天价弃妻:前夫请自重月光倾城不及你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先婚后爱:霸道总裁别太坏闪婚总裁,不靠谱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重生之指环空间重回八零小辣妻大丈夫小媳妇余生有你,甜又暖惹上妖孽冷殿下如果蜗牛有爱情没出息的庄先生那年微风正好甜婚蜜宠:季太子的初恋大触
完本推荐: 顾先生相思已入骨全文阅读师父他太难了全文阅读BOSS来袭:娇妻躺下,别闹!全文阅读拜见校长大人全文阅读NBA大反派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舞夜奇谈全文阅读锦绣田园:一世荣华全文阅读大丈夫小媳妇全文阅读黑科技直播间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大逆之门全文阅读就说你们缺治疗[综英美]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成为孙悟空全文阅读重生攻略手札全文阅读王爷太坏,王妃太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光之战士白泽奥特曼联盟之巅峰新人洪荒历世界树的游戏大奉打更人无限先知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追随曹总混三国将门谋妃拐个太子做夫君男配的自我修养(快穿)生命的继续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紧急救援:从徒手攀爬摩天大厦开始剑骨诡异流修仙游戏我真不是角色球员男主他天天发疯生存在轮回世界在暴君后宫佛系种田日常人鱼媳妇超厉害无限神装在都市逃离图书馆重生福运小锦鲤论灵脉的养气功夫妃凰九重曦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九龙圣祖前男友上恋爱综艺以后[娱乐圈]豪门战神狂婿战神狂婿

我是女炮灰[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是女炮灰[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是女炮灰[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二月落雪的全部小说 - 我是女炮灰[快穿]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