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 第364章 又是想弄死她的一天

第364章 又是想弄死她的一天

阮君庭只好站起身来,立在石床边,等她自己醒转过来。

凤乘鸾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睁开眼,恍恍惚惚中,不知身在何处,只知第一眼见的是她的玉郎,于是便是冲他笑,笑得毫不设防,唇角甜腻婉转,如新妇春闺梦醒,正见了枕边的夫郎。

然而,这一笑,对阮君庭来说,却是一击必杀!

他惊悚发觉,自己身体比嘴要诚实得多,赶紧趁着眼前这人还没发觉异样,嗖地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之后挺直胸膛,竭力用自己此刻所能使出来的,最冷酷无情的声音道:“既然醒了,就起来。”

可惜他不记得,凤乘鸾最吃的就是他那副凶样子,他越凶,她就越喜欢。

凤乘鸾只觉得天旋地转,闭着眼躺在石床上又咯咯笑了两声,才软绵绵爬坐起来,因为豹子倒药力太猛,人还有些坐不稳,晃得厉害,便抬手扶了扶头。

这一扶,碰到了脸上冰凉的黄金面具,这才恍惚间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此刻是谁,面前这个人,现在又是谁,而她,是来干什么的!

“君上。”她几乎是从石床跌到地上,顺势屈膝跪下,“君上恕罪。”

阮君庭定了定神,言归正传,半回眸道:“迷罗坊凤桓,酒后逞凶,闯入长秋宫,盗取国玺,次日又混入紫极宫中,意图不轨,为寂天帝亲手击毙于御前。”

“……”,凤乘鸾没敢立刻回应,她低着头,极力凝神,想让自己尽快清醒过来。

她刻意接近阮君庭,他一定早已察觉,但是他到底会不会接纳她,又用什么方式接纳,她此前还一直猜不到。

他需要一个绝对可信之人,需要一把披荆斩棘的剑。

而她正好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他一直在观察她,试探她,考验她。

她就一步一步迈入他设的局。

他们两个,已经不知到底谁是鱼,谁才是钩。

阮君庭转身,俯视她的头顶,“姑念其遗一女尚幼,且迷罗坊风华绝代楼一众对其野心全不知情,暂且免于追究,以观后效。”

凤乘鸾深深俯首于他脚下,“谢君上。”

“所以,从现在开始,凤桓已经是个死人。你很快就会有新的名字,新的身份,这一切,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接受,你可认命?”

阮君庭背着手,微微俯身,衣袍覆过鞋履,“孤护了你,也护着你的女儿,护着迷罗坊。而孤越是护着你,姜洛璃就越是憎恨于你,九部长老就越是忌惮于你,所以,从今以后,唯一能给你庇护之人,只有孤。离开孤,你和你的女儿,以及迷罗坊所有人,都会以最悲惨的结局收场。”

他见凤乘鸾一言不发,又重新站直腰身,在她身边来回逡巡了两步,语气又沉了几分,“你要知道,孤愿意以你为剑,是你的荣耀,但决不是你的靠山和退路。来日功成,大可还你自由,但若事败,孤亦不会救你。”

好狠的男人!

凤乘鸾低着头,嘴角一笑,有些惨,却是心甘情愿。

头顶上,他将要说的话说完,重新站到她面前,“孤在边疆,曾驯养过战枭,只要手中有肉,那枭便会飞入孤的手中,即便等着它的是囚笼也无所谓。所以,凤桓,你明知孤的身边绝不轻易容人,还处心积虑地接近,到底想从孤这里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凤乘鸾终于抬起头,跪在地上,仰望着他。

我想要的,只是我的夫君,我孩儿的爹爹。

“不瞒君上,为血脉同胞。”她眼中有些氤氲,望着他锋芒犀利的双眼,强压着喉间哽咽,“若以一己之身,得换太庸天水之人永不为奴,我,愿与君上为锋为刃,替君上冲破迷雾,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阮君庭定定地盯着她良久,石室内静得仿佛连呼吸都没有。

他到现在,依然不肯相信她。

可是,时至今日,也再无更多的选择。

“你就是这样,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来博取孤的信任?”

他说这句话时,连自己都不知是否藏了私心。

不知是为了彻底的坦诚,还是为了想知道她黄金面具后到底是什么模样。

凤乘鸾唇角微微一弯,“呵,这面具,并非不可摘,只是从来没人敢动手而已。”

她仰着脸,静静地等着他。

阮君庭的心门,就像被一只软软的手,轻轻敲了一下。

他的指尖微微动了动,之后又强行将双手背在了身后,转身离她远点,“喜欢戴,就戴着吧。”

身后,凤乘鸾轻轻一笑,“呵,原来君上也是不敢。”

“大胆!”阮君庭霍地转身抓人。

凤乘鸾立时飞身退向石室一角。

阮君庭紧逼迫至。

结果,一个因为豹子倒的药劲儿还没彻底过去,身子不稳,一个又撩地一身燥脾气,用力过猛,两人咚地一声,摞在一起,狠狠撞在墙角!

“哎哟!”凤乘鸾当下后脑勺疼得眼冒金星。

哼唧之间,面上清风掠过,一张愁眉苦脸,就被亮了出来,随之露出来的,还有额角那一朵妖娆的暗红色花纹。

“是你?”阮君庭第一眼便认出,她是当年躲在他御撵座椅下面,混入九御的那个西荒奴隶。

“疼啊!都不体恤一下?”凤乘鸾疼得本是皱眉闭眼,此刻眼睛张开,华丽飞扬间,有倾世的光华流转,一面之间,便是艳绝红尘之色。

可这一眼,却是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地瞪他!

“小乖……?”阮君庭喃喃一声。

这个凤桓竟然与旧园外那个替他赴死的少女,生了一双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只是小乖是个小女孩,而他,是个男人罢了。

可这两个字,落入凤乘鸾耳中却如炸雷,她周身一个激灵,顿时顾不得疼,“你说什么?”

阮君庭却后退一步,整个人仿佛都瞬间冷了下来,“没什么,只是看到你,想起了一个几十年前的故人。”

他必须离这个人远一点,再远一点。

他不但被他的脸惊艳到了,甚至见了他,还会一颗心狂跳。

他怕再离他那么近,心就会跳出来,被他看到!

他到底怎么了,竟然会对一个男人情动到无法克制的地步!

“哦。”凤乘鸾原本心中升起的一丝妄想,终究还是消散了,转而换了自嘲般的讪笑,“还当君上对我真的有意了呢。”

“……”阮君庭的脸黑得没地方放,“你之前被明少商叩住伤口,如何面不改色?”

“为了君上,疼我也忍着!”

“……”

“君上。”

“说!”

“我好饿……”

“……”

凤乘鸾又往他身边凑了几步,使劲眨眼,“您想把我当成鸟来养,却不给吃的怎么成?”

她两扇微微卷曲的睫毛,如两排小刷子,刷地阮君庭想立刻捏死他。

“……”

没多久,几样精致的小点摆在了桌上。

桂花酒酿饼,红豆糯米糕,桃花酥,还有些凤乘鸾叫不上名儿的,都是太庸天水没有的,民间也不曾见过。

她每样拣了一块尝尝,若是好吃,就整块吞了,若是不好吃,就咬一口丢掉,一只戴着锦缎护手的纤细的手,在几只碟子间挑挑拣拣,样子又像极了挑嘴的富家千金,也全没有身在君皇面前的恭谨和拘束。

她这种随便,让人又爱又恨。

爱的是她无拘无束,他便也无需装模作样。

恨的是,她全不将他的威严放在眼里,反而还时不时地挑衅,招惹他!

阮君庭有时候恍惚觉得,这个南渊小男人接近他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迷罗坊那些流民世世代代的生存大计,而就是为了将他这个九御的皇帝掰弯!

“今后每逢大小朝会,你当随孤上殿,闲来无事时,也要在紫极宫中候命,孤若有需要,会随时召唤。”

凤乘鸾塞得满满的嘴,忽然停住,鼓着腮瞅了瞅他,“君上您一般都是什么时候会有需要?”

“……,闭嘴,吃你的!”

“唔。”

“孤会给你和你的人安排新的身份,名字就叫做……”

“凤魇!”凤乘鸾想都没想,便将她的凤家军,和他的魔魇军合二为一,“九部有黑骑军和昊都御林,姜洛璃有赤蝎行者和蝶宫,君上您从今以后有锦鳞卫和凤魇。”

阮君庭嫌弃她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闪光,“好,就叫凤魇。”

凤乘鸾觉得桂花酒酿饼好吃,嘴里的还没吃完,又拿了一块,“我们也要跟锦鳞卫那样,穿得有模有样。”

“……,准你。”阮君庭现在终于隐约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到底谁是鱼,谁是钩儿了。

她说什么,他都应了,而且居然样样理所当然。

“嗯……”凤乘鸾歪着头想了一下,“锦鳞卫那种软鳞甲,虽然威武,却不够灵活,凤魇平日替君上办事,便服就好,但若是进宫上殿,还要有身拿得出手的,就以九御的云锦妆花工艺,打造一身姹紫嫣红的鸾服好了。”

颜色款式都想好了……!

她还有什么没想的?

阮君庭现在终于确定,他们俩到底谁是鱼,谁是钩儿了!

之后,等凤乘鸾终于吃完,阮君庭才在桌上摊开一张皮卷,上面是整个九御各方势力分布图。

“姜洛璃此番被孤逐出宏图殿,必定会去找姜氏的老祖宗出面,在九部之间游说,力求重返。三日之后,便是朝会,到时候,你的任务……”他的手指,指向图上昊都的中央,“无非两件事,第一,拿人。第二,杀人。”

凤乘鸾抬手,大拇指将嘴角的糕点残渣抹去,顺带着抹出带着寒意的弧度,“知道了。”

她的笑,有些期待已久的渴血,还有种莫名的妖艳,让人只看一眼就会沦陷,就会血液如野兽般沸腾!

阮君庭慌忙重新看回那张皮卷,强行让自己定了定神。

大事!大事!

费尽心思把他弄来,是做大事!

不是做!!!

他在心里暗暗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君上,还有何吩咐?”凤乘鸾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有,今后,孤歇息时,你要守着。”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便去了石床。

凤乘鸾:“……”

他先将所有计划都告诉她,然后要在她面前睡觉,将所有弱点都亮给她。

这大概是最后的考验。

不管她是谁的人,只要稍有二志,这三日间,就必定会有所动作。

阮君庭躺在石床上,将浩劫剑出鞘,递到她手中,“孤沉睡时,性命便交到你手中,如有任何人胆敢惊扰,杀无赦。”

“……,是。”

凤乘鸾双手端着他的剑,看着他安然躺下,闭着眼,却明知他根本就没睡。

他睡着的时候,呼吸是什么样子,他做梦的时候,呼吸是什么样子,他情动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她全都太清楚了。

他既然想考验她,她就耐心接受他的考验,小心翼翼,一步一步。

他既然忘了她,她就重新开始,慢慢走到他心里去。

“君上。”凤乘鸾在床边站了许久,还是没忍住。

“何事?”阮君庭闭着眼。

“既然凤桓已死,那我的新名字是什么?”

“你想要什么?”

凤乘鸾有些狡黠,“不如改个字,就叫姮。”

“恒?”

“嗯,对,姮。”

“准了。”

凤乘鸾阴谋得逞,却还有些小贪心,“哦,对了,君上。”

阮君庭嫌烦,“你又有何事?”

“您有需要的时候,真的可以找我,我活儿很好的。”

阮君庭唰地狠狠睁眼,带着绝望,望着石室黑洞洞的屋顶,咬牙切齿,“孤寻到将你取而代之的人后,第一件事就是弄死你!”

凤乘鸾撇撇嘴角,吓谁!

之后,她又冷静了一下。

还是算了。

万一他今日说的话真的作数,来日定没有好果子吃。

他说的弄死,可能是真是“弄”死!

——

三日之后,宏图大殿,恰逢每月一期大朝会。

宏图鸣钟,百官并进。

待到御驾亲临时,大殿周围比平日多了三倍的锦鳞卫忽然手中长兵撼地,吼声震天,惊得本来已经站端正的文武百官都是一个哆嗦!

外面声如雷霆,却又听不清到底吼的是什么。

这时,便见倦夜上殿,“各位大人稍安勿躁,这是君上临时想出来的新花样,想给诸位大人一个惊喜,而且,它还有个好名头,叫做‘绕殿雷’!”

殿上九部长老便相互之间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不是绕殿雷,这是下马威!

此前,姜洛璃那把雕龙刻凤,镶金嵌玉的交椅被端出宏图殿后,很快就有姜氏老祖宗,老太上皇的姑姑姜芷岸,派人发了帖子,请九部长老喝茶。

九部诸人,虽然一向与姜氏夺权,但是家族与先祖又都曾仰赖诸位姜氏先帝提拔,才有的今日声势,所以,如今即便再如何将姜氏剩下的女人们不放在眼中,也是总要给老祖宗姜芷岸几分面子。

于是九人应邀,去了老公主府,不论暗地里如何谋算,明面上倒也都给了老太太一句答复。

而且,只要国玺一日还在姜氏手中,这九御的江山,就至少还一半姓姜,九部就算兵权在握,也终究是臣。

只有姜氏和九部之间维持住这种微妙的平衡,才能保证君上不会仗着太冲圣教撑腰而一家独大。

所以,今日大朝会,九部长老的目标与并未到场的姜洛璃出人意料地一致,就是搬回那把镶金嵌玉的交椅!

待到绕殿雷毕,九声鼓响,君皇登殿。

阮君庭银白色的冕服之上,龙纹腾腾,拖曳于血红的长毯之上。

而他身后随行上殿的,则是身穿姹紫鸾服,腰缠金带,惊艳绝伦又令人雌雄莫辨的凤乘鸾。

她这一亮相,将梅兰竹差点吓了个跟头!

跟倦夜昨晚见了凤乘鸾时,也吓了个跟头一样,甚至比倦夜受到的惊吓还激烈!

这女人怎么追来了!

凤乘鸾随在阮君庭身后,从他身边走过时,脚步未停,目光却始终落在老头儿的白胡子上,那一侧的手,五根手指活动了一番,骨节轻响,落入梅兰竹耳中,比绕殿雷还吓人!

等到阮君庭受了满殿君臣大礼,端然落座,她就立在他身边,俯视下方。

宏图殿上,前有锦鳞卫大统领持刀上殿,后有来路不明的妖艳男人立在君侧。

满朝文武低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九部首座青远山第一个站出来,“敢问君上,您身边这位是……?”

阮君庭恍然作一副把凤乘鸾给忘了的模样,“哦,你们说他啊,不过是个玩物,今日孤心情好,特意带他上殿来开开眼界。今日这绕殿雷,便是他想出来的主意,你们觉得怎么样?好听吗?”

殿下群臣再次一阵窃窃私语,只有梅兰竹立在下方,两眼一动不动盯着凤乘鸾。

凤乘鸾也眯着眼,笑盈盈望着他。

她赌他不敢大庭广众之下轻举妄动,否则,不但天下人很快就会知道,九部是用什么手段将他们的寂天大帝请回九御的,单单一个阮君庭震怒,他梅兰竹就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梅兰竹一句话都没说,目光却越来越沉。

九部长老因着今日还有姜洛璃那一码子事要拿出来说,也不好先因为一个玩物跟君皇杠上,便只好把凤乘鸾暂且放在一边。

于是,青远山话锋一转,“老臣有要事启奏,老臣与大长公主的大婚之期将至,公主在这个时候……”

“公主在这个时候,就该修心养性,专注于婚礼诸般细节,临朝听政之事,就不用来了。”阮君庭未等他话说完,便直接打断。

“可是,君上……”

阮君庭的意见已经非常明确,但九部长老却不依不饶,为自己也好,为给姜氏老祖宗一个交代也罢,他们今日势必要说服君皇,重新将大长公主给请回宏图殿!

阮君庭自从表了态后,话就不多,坐在上面只是似笑非笑地听着,偶尔说上一两句,但就是不松口。

凤乘鸾立在他身边,将这满朝的局势看得清楚。

九部的九个老头子,除了梅兰竹今日没说一句话,只有两人含混其次地虚张声势一番,其他六人的确是强硬的很。

而其他百官,半数是姜氏党羽,半数是九部门生,真正敢于替高高在上的君皇说一句话的,一个也没有。

她将目光收回,落在阮君庭的帝冕之上,有些心疼。

她只知道他的难处,却不知他这样难。

来的时候就是一无所有,边疆四年,皇位也是形同虚设,太冲圣教虽是民心所向,可却远在天边,他要在大婚之前,扳回败局,只有以极端的铁血手段,再别无他法。

下面,青远山率众,呼啦啦跪成一片,“臣等,肯请君上收回成命!”

“君上若执意于此,老臣等便跪死在这玉阶之前,以报效我九御历代先皇,列祖列宗!”

“君上,大长公主宽厚仁德,乃世间女子之典范,君上与大长公主携手共治,方为我九御皇朝之福!”

“……”

阮君庭笑眯眯等着下面此起彼伏的呼声渐息,才问向梅兰竹,“梅兰竹,你平日里话最多,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孤没有你的提点,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梅兰竹一阵惊慌,连忙跪下,“老臣惶恐,君山息怒!”

“说你的看法。”

“老臣的看法是……,”梅兰竹眼珠子转的飞快,凤乘鸾来了,事情就远远超出了他所能预料的范围!

这个时候,只要一句话,便是定生死,他若是选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喜欢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请大家收藏:(www.dst9.cc)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最新章节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全文阅读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载 - 沧海太华的全部小说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摄政王妃绣色生香[综武侠]师尊大人名福妻实旺夫命村里有只白骨精与子偕行盛世医妃:农家俏娘子射雕之药师鞠尘小小娇妻驯将军皇恩永安调冷王的穿越痞妃满床笏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福妻盈门满城风雨看潮生盛宠小医女欢喜债之你在我心上又何妨海月明珠惊世毒妃:傲娇王爷强势宠长嫡欢田喜地晟世青风摄国嫡妃药结同心
完本推荐: 最仙遊全文阅读药结同心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航空梦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重生农家:空间灵泉有点田全文阅读冷婚全文阅读超级时空戒指全文阅读九州·天空城全文阅读御统星河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剑叩天门全文阅读凰妻倾世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地府大帝全文阅读军阀老公欺上瘾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靠算命爆红星际她在末日养丧尸万兽朝凰贵妃娘娘路子野得宠着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八零甜妻萌宝宝妖龙古帝全帝国氪金养我万古第一仙宗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中世纪的猎魔人林黛玉重回红楼世子很凶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诸天大佬毒医娘亲萌宝宝农家娇妻有空间我能把纸钱烧给我自己男神投喂指南剑卒过河藤壶上下杂货铺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斗罗之终焉龙神千万别惹药修大佬她真不想当团宠啊学魔养成系统我靠美食直播火遍了全宇宙快穿之末世踏黎明妻贤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载手机版 - 沧海太华的全部小说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