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满庭芳 >> 第249章

一大早,天还没亮,红花他们家的门就咚咚咚的让人敲个不停。

“来了!谁啊这么一大早的?”宝贵打着哈欠,一边裹紧棉袄一边往大门走。现在天亮得晚,这个时候也该起来了。就是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一大早就来叫门。

吱哑一声他拉开门,见门外是个挽着包袱、抱着孩子的高壮妇人,看着脸熟。

“你是……?”他打量了几眼,好像见过……

“宝贵大哥!”这妇人很爽快的笑着招呼他,她一叫人,他就想起来了!

“七斤?哟!这可有两年多没见了!都快认不出来了!”宝贵伸头往屋里喊,“红花!红花!七斤来了!”一边转头对她说,“快进来!快进来!”

七斤抱着孩子大步跨进来,就着屋里的灯,宝贵看得更清楚了,也怪不得他认不出来,这人跟两年前比可真是老得多了。几年前七斤没嫁人时,他去找红花见过她几次,后来听说她嫁了人,三奶奶就让她先去生孩子,生了孩子再回来。结果她刚嫁人时跟红花还有来往,后来似乎是一直没生孩子才渐渐断了消息。

红花还曾经在他面前为她发愁,女人生不出孩子来,就是她后头有三爷和三奶奶护着也不行啊。

看她今天抱着孩子过来,看来是没事了。

红花在听到宝贵的声音时就胡乱披上棉袄往外跑,鞋都只穿了一只,掀开门帘子往外一站,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就看到七斤抱着孩子挽着包袱站在门前,要笑,一咧嘴却是眼泪先滑出来。

“红花姐……”七斤哽咽的喊道。

红花眼中含泪的大骂道:“你个死丫头!这么长时间连个消息也不送过来!”宝贵关上门过来劝,“好了,好了,就要过年了,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好不容易七斤妹子来了,还不快请人家屋里坐着去?”

红花推他去烧水做饭,然后转身接过七斤怀里的孩子说:“这是你儿子吧?看着还不到一岁?叫姨!”一边说一边拉着她进屋。

里屋烧着大炕,炕上还有两个光屁股的男孩,一个大些,有七八岁,一个小些,刚四五岁的样子,都已经醒了,正撅着屁股在炕上打闹。

红花把七斤胳膊里的包袱拿下来放到炕桌上,拉她坐下才回身在两个小子的屁股上一人给了一下脆的,骂道:“起来了就赶紧穿衣服!想生病吃苦药是不是!”

七斤把她的儿子放在炕上,解开他身上裹着的小被子让孩子透透气,看看尿布脏了没。听见红花骂孩子就抬头劝道:“别吵,别吵。”然后就站起来去帮红花给孩子穿衣裳。

红花推她坐回去,又快手给她倒了碗茶,手在铜壶上试了下说:“还是温的,你先喝两口润润嗓子,路上累了吧?一会儿吃了饭,我带你去见三奶奶。”那边大的已经自己穿好了,虽然棉袄裹乱了,腰带也系歪了,可是好歹也算把衣裳裤子都给套在身上了。他穿好了转头就去给弟弟穿,小弟弟张着两只手站在炕上,哥哥说伸手他就乖乖伸手。

红花见两个小的能自己照顾自己就开始叠被子,收拾了好支桌子。七斤听到要去见二姐,心中打起鼓来,握着杯子也不喝,眼睛跟着红花转来转去的,半天才说:“红花姐,我想回去侍候奶奶。”

她心里其实没底,几年前她出门时,二姐说让她先顾着自己的日子,等生了儿子想回来还回来。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也不知道二姐还要不要她。

红花跪在炕上抱着被子往墙角柜子上摞,头都不回的说:“你要是不想回去,我才要打你呢!”七斤听了她这话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脸上有笑模样了,她赶紧把水喝完,撸起袖子帮着红花把被子摞起来,把炕上的东西都收拾干净然后支好桌子。

外头宝贵在那里喊:“饭好了!过来端!”

她跟着红花出来,见红花的两个儿子站在墙角,解开裤腰带拿着小鸡鸡腆着肚子撒尿,还比谁撒得高。

红花一见气得脱下鞋就要砸过去,骂道:“说过你们多少回了!不许在外头把肚子露出来!回头着凉拉稀,喝苦药灌死你们!”

两个小的嗷嗷叫着跑到灶下,躲在他们爷爷的背后,老头子正蹲在地上拿根柴禾捅灶眼,见两个孙子跑到他身边,笑呵呵的说:“不怕,不怕,有爷爷在呢!”

红花带着七斤进来,听见了就说:“爹,你别老惯着他们!都不成样子了!”一边说一边瞪着躲在人后的两个儿子。

老头子笑着护孙子,说:“他们还小,小孩子火气旺,没事。”

宝贵把稀饭盛到碗里,把馒头捡出来,再把咸菜拿出来,催道:“一大早的事多!让这两个小的出去!别在这里添乱!”

老爷子一手拉一个,把小孙子带出去了。

“跟爷爷走,爷爷带你们去吃糖包包。”两个小的撒欢,“嗷!嗷!吃糖包!”

红花端着早饭和七斤回屋里吃,宝贵见他爹真打算带着孩子出去吃,扬声喊了句:“爹!你身上带钱了没?别只让这两个小的吃!你也在外头吃了再回来吧!别再省着那点钱,回来吃剩的!”

老头子摆摆手,也不知道听到没。

宝贵在灶下随便吃了点就出去了,要走前在院子里喊了声:“红花,我先过去了!一会儿你别锁门,爹带着孩子出去了!”

屋里的红花支着身子高声应道:“我知道了!你走吧!”听见大门响了声才又坐下来,一边让七斤吃,一边说:“快吃。”

两个边吃边聊,七斤把这两年的事都跟红花说了。

“那家人,哼!要不是瞧着三奶奶和三爷的面子,只怕早就不想要我了!不就是怕我生不出儿子吗?姑奶奶我生出来也不给你家带!等着瞧!我就不让我儿子认他奶奶!”七斤像是恨极了,咬着牙骂道。

红花也把米妹的事给她说了。“她比你有福,刚嫁过去一年就怀了,头一胎生下来是个丫头,第二胎才是儿子。就是精不够!刚怀上就让她男人的嫂子过来求着三奶奶把身契给赎回去了。活脱脱就是个白眼狼!她也不想想看!三奶奶就缺她那点赎身的钱?从她进吴家就没亏待过她!要不是太太和姑娘心慈,早不知道死在哪个山沟沟里了!赎身钱一分没多要她的,奶奶还给了她不少东西,够买十个八个她了!她进吴家时才十四,好吃好喝的养了她十年,正是用着她的时候,她过舒服了就跑了!”

红花想起来就生气,七斤劝她说:“好了,别为那种人生气!其实我早看明白了,我们这种丫头算什么啊?街上一抓一大把,要不是后头有三奶奶护着……”她压低声音,凑近红花说:“婆家会拿我们当回事?”一边说一边使了个眼色。

这话红花信,当初她生不出孩子来时,就是因为她还在二姐屋里干活,宝贵他爹才不敢太过分的。

她舒了口气,点头道:“就是这个理。要说三奶奶想要什么样的丫头买不来?她能记着咱们,是咱们的福气!”米妹生了女儿后,虽然婆家人没说她什么,可是她也过了一段不那么舒服的日子。生了孩子躺都不敢躺,当天就下床做饭干活了,别说坐月子了,连喂孩子吃奶都要赶紧回屋喂完赶紧再出来干活。等她生了第二个孩子,幸亏这回是个儿子了,可是她丈夫的弟弟也长大了,想找个活干,好说媳妇。她男人家有三个儿子,就她的丈夫和大哥有活干,爹娘都有病,不说吃药,干活赚钱是不行的,家里又添了几张嘴,还要给小弟弟攒钱娶媳妇,一下子家底都给掏空了。她这时又想起二姐来,带着东西过来看红花,想请她在二姐面前说情,她想回去做个婆子,还想跟二姐讨个人情,给她的小叔子也找个事干。

红花把她拦在大门外,抓着她的东西就给扔出去了,兜头啐了她一脸。

“这会儿你想起奶奶来了?白眼狼!滚!!”

说了一通叹了一通,红花见外面天也不早了,收拾了碗筷就拉着七斤去见二姐。

走到半路,见前头站着一男一女。七斤要拉着红花避开,红花却站住仔细看了看说:“好像是青萝。”

她一说红花也站住了,走近点看,拦在青萝前面的男人是天虎。瞧他那副不正经的样子,不知道在跟青萝说什么。

红花拉着七斤轻手轻脚的闪到暗处,就听见前面不远处青萝冷冰冰的说:“你让开。”

天虎就笑,不让。

红花和七斤勾着头看,看见青萝见他不让路就绕开他走,他长脚一伸,又挡在她前头。青萝看着是气得人都隐隐发抖,天虎还是笑嘻嘻的挡着她的路。

红花捂着嘴笑,拉着七斤从另一条路走了。

七斤也看出来了,惊喜的问她:“这两个是……”

红花摆手说:“三奶奶说了,让咱们都装不知道。”都不愿意瞧着青萝就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天虎看着是不正经,可为了青萝也是干等了这么多年不娶媳妇。青萝就没给过他一个好脸,可他就是能缠上来。连张妈妈都说一个锅配一个盖,也就天虎这样的能制住青萝。

青萝其实也不是不愿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肯松这个口。早几年前天虎他爹,他弟弟都穿上了她做的衣裳,连桂花都有,就是不给天虎做。

红花笑道:“三奶奶说了,要是今年天虎还不能让青萝答应,她就作主了。”说笑着两人进了三房的院子,张妈妈现在年纪大了早上醒得早,正把一盆水泼在院子外头,看见红花后头跟着个人进来就眯着眼睛问:“这是谁啊?”

七斤还有些胆怯,走近扶着张妈妈说:“张妈,是我,七斤啊!”

张妈妈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喜道:“是七斤啊!你个丫头可算肯回来看看了!这是你的孩子?把孩子给我,你进屋去见奶奶吧。”说着她就从七斤怀里把孩子抱过来,逗着说:“小家伙也不认生啊,是个有福气的!”

在屋里二姐正坐着梳头,段浩方还没起来,她过去叫他:“快起来!一会儿就要走了!”硬是把他从被子里拽出来,把衣裳往他怀里一扔,说:“快点,咱们还要先去跟爷爷说一声呢。”

昨天晚上他跟段老爷和段浩平喝到半夜,这会儿觉得屋子都是歪的。

“要不咱们下午再走吧,我这样上了车一会儿就该吐了。”他慢吞吞把衣裳往身上穿,说道。

二姐对着镜子照,不当一回事的说:“就是下午走,你坐在车上还是会吐的。都知道今天要走昨天晚上还喝到半夜!活该!”

段浩方一边穿鞋一边懒洋洋的笑:“那不是二哥说要先祝贺敬泰的好事嘛,他不能去,就先拉着我喝了呗。”

二姐过来夺了他手里的鞋蹲下给他穿,没好气道:“那你就照死里喝?你还能不知道二哥那个人?他就是想喝酒了!别说是敬泰的儿子满月,就是天上的月亮是圆的,他都能找出个借口喝酒!”

段浩方噗哧笑了,段浩平自己舍不得出酒钱,就找这个找那个借着各种理由喝酒,拖着别人请客。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是抓着段浩守,可是前一段他跟段浩守在老太爷面前闹翻了,段浩守就不来了,他抓不着人,肚子里的酒虫怕是早就叫翻天了。

因为他不肯把在外面跑生意赚来的钱给段浩守,他还是在老太爷面前把他给告了。老太爷趁机就说日后段家的铺子没段浩方的份——是只没他一个人的份,可不是没三房的份,还让他把这段时间赚的钱都交出来,然后就说:“日后你是赚是赔,都是你一个人的事!别想着家里会替你撑腰!你既然这么能耐,日后我的房子、铺子和地就都没你的份!你就是在外头饿死了,也别回来哭!”老太爷当着段浩守的面这么跟段浩方说的。

段浩方跪下哭得昏天暗地,然后走了。

段浩守却傻了。这家里的房子、铺子、地,只要不分家,那本来就没段浩方的份啊。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吗?再说什么叫段浩方日后饿死都不关段家的事?那他老婆呢?他的儿子呢?

他这么问,老太爷瞪他,骂道:“关昌伟他们几个什么事?我还没咽气呢!你就想把家给分了?你就不管我的重孙子了?”

段浩守连忙跪下说不敢,等老太爷走了他才想明白。原来确实是‘段浩方’饿死不关段家的事,他的老婆儿子饿死了还是关段家的事的。

这、这叫什么事?这能叫罚他?

一下子把段浩守给气得几个月脸都是黑的。

段浩方回来也挺生气的,他赚的钱本来就是老太爷拿大头,这下可好,剩下的也让他给拿干净了。他一生气,就说要带着二姐和孩子回去参加敬泰儿子的满月,家里也快过年了,算上路上的时间,要想在过年前赶回来是非常急的。

老太爷得了好处心里高兴,不但没生气,还送了大礼,叫二姐好好在娘家玩几天。二老爷本来想趁机给段浩方小两口垫个砖,见老太爷这样立刻转了口风,也送了大礼来,笑眯眯的说二姐的弟弟是个好孩子,替他带声好啊。

七斤跟着红花进来,二姐一时没认出来,倒是段浩方先认出来,笑道:“这不是七斤吗?来看你们奶奶的?”

二姐看着像是比她大了一辈的七斤,捂着嘴眼圈就红了。

七斤也哭了,流着泪跪下给二姐磕了个头:“姑娘,我回来侍候你了。”

红花从屋里出来,躲到了昌伟他们的屋里,见张妈妈正给七斤的儿子换上昌圆小时候的小棉袄,这么一打扮看着跟个年娃娃似的可爱,昌伟和昌福都记得昌圆小时候的样子,看见小孩子都觉得好玩就围在一旁,倒是昌圆,似乎觉得这小子抢了自己的东西,伸手就揪小孩的耳朵,红花笑着握着他的手把他拉到怀里抱着。

天亮了,二姐和段浩方吃了早饭,让张妈妈和红花照顾几个小的吃饭,对刚回来脸还是红的青萝说:“你给七斤找两件衣裳换了,一会儿咱们一起走,先让她穿我的旧衣。”青萝她们几个都没多的衣裳,也就二姐的衣裳多,七斤回来只带了一个包袱,回吴家是贺敬泰儿子的满月,她的衣裳都不合适。

等见过了老太爷,几人就上了车往吴家屯去。路上走得快,人少车稀,地也都冻硬了,十天后到了吴家屯。虽然是冬天,村里也是喜气洋洋的。敬泰二十多了才得了第一个儿子,吴大山高兴,沿着村里那条大路摆了上百桌的席请全村的人。

二姐抱着刚满月的小家伙坐在吴冯氏的屋里,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吴冯氏也是高兴得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缝了,拉着小家伙的手轻轻摇晃着逗他。

“孩子起名了吗?”二姐问。

吴冯氏道:“没呢,你爹哪个都不满意,起了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了,这都要抱出去见人了,再没个名字可就不行了。我就看他还能怎么折腾!”

说着敬泰进来了,裹着外面的一团冷气跑进来,笑得嘴都咧到耳朵根,对着二姐怀里的他儿子就是狠狠一口!

小家伙哇的一声哭出来,干嚎不见掉泪。

二姐看着立刻上手在他背上狠狠拍了一下,骂道:“有你这样当爹的没?”她刚才可看见了!这小子不是在他儿子脸上亲了一口!是咬了一口!

敬泰嘿嘿笑着跳开,说:“我看他脸胖嘟嘟的就忍不住想咬!”

“你个混小子!”吴冯氏扭头四处在炕上找东西打他。

他嘻嘻哈哈的笑着跑出去了,外头都是人,他也是找着个空就溜进来看一眼儿子再出去。

等敬泰出去了,二姐小声问吴冯氏:“敬齐那边是不是也该准备了?”敬泰儿子都生了,敬齐也快三十了,再不给他娶媳妇可就该让外人说闲话了。

吴冯氏眯着眼睛点了点头说:“我都安排好了,人都相看过了。等到开了春就给他办喜事。”

敬泰的儿子起名叫世生,吴世生。

段浩方和二姐在吴家住了五天就要走,就这也怕赶不上在年前回到段家。这两年二姐回来的多,吴冯氏也不多留他们了,收拾了东西就让他们明天一早走。

晚上躺在吴家的炕上,段浩方看着睡在他旁边的二姐,隔壁屋里就是他们的三个儿子。二姐现在越来越不怕他了,什么话都敢说,脾气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燥,有时能把他给顶得上不来气,说要回娘家,套上车就走。

要说他觉得是以前的二姐好,还是现在的二姐好,那当然是以前那个以他为天,事事以他为先,一点意见都没有的小女人更合他的心意。

但这个是‘老婆’。

他苦笑,老婆再不好,那也是老婆。

二姐翻了个身,炕烧得太热,她卷着被子,腿伸出来,整个人都快露在外面了。段浩方给她把被子重新盖好,想起以前见过的她的那个四舅舅,穿着官靴的四舅舅,那拉车的马都是官马,那份气派,都不是县官老爷那种的人家能养出来的。

要是在十年前,他只怕会激动死,没想到二姐她娘居然还有那么大个靠山。

现在嘛……

他给她掖了掖被子角,她嫌热,又把手伸出来了,他伸手一摸,她的脖子上都是汗,干脆把压在被子上头的那床被子拿下去,这么热的炕盖一床也够了。

现在,他却没那个劲了。

二姐是他的媳妇,是他儿子的娘,是跟他盖一个被子的女人,这就够了。

他见她不再踢被子,挨着她躺好,闭上眼睛睡着了。

明天,就该回家了。

《满庭芳》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下文学2020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下文学2020!

喜欢满庭芳请大家收藏:(www.dst9.cc)满庭芳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满庭芳最新章节 - 满庭芳全文阅读 - 满庭芳txt下载 - 多木木多的全部小说 - 满庭芳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药结同心方大厨[综]信长独奏曲.毒宠特工妃女帝生涯挽留嫡女煞妃惊世废物小姐:第一狂妃盛华一品农妃药田种良缘非主流清穿化身为玉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卦妃天下和珅四爷娇宠:福晋万福凤鸾九霄药仙陌上田间:妖孽相公要抱抱庶女毒后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夫君好粘人娇医有毒宫斗不如养条狗
完本推荐: 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病娇春全文阅读将军夫人又爬墙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正道潜龙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黑科技直播间全文阅读至尊仙朝全文阅读山洼小富农全文阅读我不是大明星啊全文阅读江南岸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龙珠之最强神话全文阅读神武觉醒全文阅读造车全文阅读厨道仙途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明月度关山全文阅读一言通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全武将时代恶魔指轮重生嫡女悍妻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男神投喂指南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动力之王百炼飞升录合租医仙零一队长末日轮盘重生世子爷帝国老公霸道宠不合理真相从变形金刚开始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妖孽仙皇在都市黑暗灵族农门娇俏小厨娘重生之最强星帝画春光奶爸的异界餐厅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电影世界私人订制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超级兵王混都市武破九荒

满庭芳最新章节手机版 - 满庭芳全文阅读手机版 - 满庭芳txt下载手机版 - 多木木多的全部小说 - 满庭芳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