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山河盛宴 >> 第378章 你挖坑,我填坑

第378章 你挖坑,我填坑

这话一说,人群又是一阵骚动,人群外却忽然有人喊道:“三郎三郎,你老婆生了!大胖小子,母子均安!”

“砰!”多灾多难的桶再次落地。

三郎直挺挺地立着,张着嘴,好久反应不过来,也不知道谁踹了一脚他屁股,笑道:“还不快去瞧瞧!”他被踹了一个跟斗,连滚带爬地去了。

接着又有人叫:“李老瓜,你老娘已经送到万春医馆去了!你赶紧去瞧瞧!”

人群里一个汉子跳起来,大步冲出去了。

接着又有一些家有急事的工匠们,都得到了家里安好的消息,文臻也表明了,既然一开始说明了以工代役,那就可以代,决不食言。紧绷的气氛顿时放松,那些监工的班头眼看不好,都悄悄混在人群中溜走了。

黄青松的脸色难看得死人一般,一直缩在一边不做声。

文臻冷眼看着,心中微微松一口气,知道自己的人到了。

她身边的护卫,明面上的耿光陈小田那一批,派给了蒋鑫。暗中她调了留山一批精锐,由潘航率领,自留山出发,也是直接到了湖州。

只是潘航那边还要负责查探湖州附近驻军的任务,也刚到湖州没多久,来了以后直奔刺史府,发现工地矛盾很大,而冷莺有隐身和瞬移的本领,一直承担信息传递的任务,将情形告诉了文臻,文臻便让潘航带人先去帮助解决工地工人们的后顾之忧。

她看看面前还没竣工的刺史府,很可能这座高大府邸,已经违制了。

湖州遍地是坑。

此刻面对百姓的欢呼,她笑着按了按手,待众人声音停歇,才指着那府邸道:“湖州自别驾以下,诸位同僚的热情,令本官十分感动。但这份厚礼,是万万不敢收的。”

黄青松默了一默,道:“刺史大人此言差矣。府邸之事,若非您亲自示意,我等如何敢越俎代庖?”

出乎他的意料,文臻并没有和他争论到底有没有授意改建府邸,反而指着刺史府对张钺道:“张长史,你瞧这刺史府占地广阔,若用作他途,不知道可划分为几片?”

张钺会意,笑道:“但看百姓需要。若天下寒士尚不得庇护之所,则可划出一部分为善堂;另外听说本地虽然尚算富庶,却文风不昌,或许也该修一修文庙?再不然也不该让刺史大人如此吃亏,再开一座江湖捞也是使得的。”

众人哄笑,文臻道:“我看可以。不过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倒不如在这办一处技术学校,但凡纺织、造纸、造船、冶铁、矿冶、木工、皮革、制陶、漆器、玉石器、厨艺等等诸般手工业,聘请名师,招收学徒,统一教导,但教天下技艺流通,百业才能兴盛。”

张钺眼睛一亮,想了想觉得这想法超前,虽然推行会有很多难度,但也未必不可一试,“只是大人把府邸都献了出去,以后难道要居无定所么?”

“人不过日图三餐夜图一宿,要那么大地方做甚?”文臻开玩笑,“我无处可去,湖州百姓难道还不收留我么?”

百姓们立即笑起来,大多都叫:“自然立即扫榻相迎!”

黄青松默默退后一步,又一步。

这女子见招拆招,滑不留手,十分擅长笼络人心,这才来了半日,眼瞧着湖州百姓看她目光灼灼,眼神慈爱得十分瘆人。

现在只能期望州学那边的事态闹得不可收拾一些,之后定王殿下赶来了才好借题发挥。

文臻看了一眼前方,潘航应声遥遥地喊:“不好了,州学那边出事了!”

众人又匆匆地往州学那边赶。

州学广场上,士子们愤怒的呼声越来越高。

别驾大人已经说了,交不上今日的文章,年末州学考核就是末等。但是这文章一写,这辈子的文人风骨也便成了末等,这如何使得?

正僵持间,忽然一个少年上前,拿了卷子,道:“总不能让诸位同窗为难,我写便是。”说着刷刷援笔写就,交了上去。

士子们瞧着,一时倒也松了口气,虽没瞧见他写了什么,但远瞧那人姿态挺拔,朗月青松,气质出众,想来文章亦不弱。一时心情复杂,几分不齿几分庆幸几分感激,都跪直身体,瞧着上头,眼看那少年将文章交上,别驾看了几眼,微微一怔,但随即便将卷子往之前废卷里一扔,怒道:“庸词俗句,敷衍了事!不成!”

士子们轰然一声。

一个青衣少年猛然站起,将狼毫笔狠狠一掷两断,“牝鸡司晨,侮辱斯文,不写了!”

他身后,无数人断笔掷地!

正在此时蒋鑫奔进了广场。

他自从进入湖州,因为目标明显,早早被湖州别驾等拦住,名为热情接待,实则软禁,步步都有人跟着,带着他看似体察民情,实则游山玩水,绕了好几日,蒋鑫发觉不对劲,坚持不肯再出来,今日趁着看守松懈,一个人溜了出来,却又是中了湖州官员的计,把他引到了州学广场这里。

蒋鑫一进广场,就听见了潮水般的“朝廷用人无道,以低贱女子为官,颠倒纲常,侮辱文运,湖州危矣!”的口号。

蒋鑫大惊失色,张开双臂,奔上高台,大喝:“你们在喊什么!”

“州学士子,求朝廷罢免文刺史!”

“文刺史尚未履职湖州,何错之有!”

“牝鸡司晨,便是大错!”

“朝廷之政,焉能容尔等无知学子肆意评论!”

“位卑者亦有忧国之思,读遍圣贤书只求报效帝王家,如何便不能针砭时弊?”

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大喊:“这位是朝廷派遣的观风御史蒋鑫蒋大人,蒋大人和文大人颇有渊源,文大人之祖母曾是蒋大人未婚妻!”

这话一出,原本还算平和的对话顿时崩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愣头青大骂一声:“好呀,难怪句句袒护,却原来一丘之貉!”冲上去就要揍蒋鑫。

他还没冲上去,就有几个官差冲了上来,一把搡住他往地上狠狠一掼,脑袋撞在石台上砰地一声,头破血流。

任何群体性事件一旦见了血,事态立即就会呈现几何级数的增长,几乎立刻,士子们便疯了,一窝蜂冲上台来,推开士兵,扶起同伴,两边推搡着自然就厮打起来,蒋鑫被裹挟在人群当中,还在试图阻止全武行的展开,哎哎叫喊着却无人理会,眼看着一忽儿被冲到台下,一忽儿又被裹到台下,而别驾大人早已在自己贴身护卫的保护下悄悄溜下了台,到安全的角落静观其变了。

人群乱糟糟地打了一阵,夹杂着各种辱骂文臻攀附皇室,以色侍人,祸害湖州的言语,别驾大人眼看着蒋鑫花白的头颅被卷到了石台之下,悄悄对身边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便对人群中也打了个眼色。

过了一会儿,站在较高处的别驾大人,看见蒋鑫被推到了石台的边缘,一个激动的士子推了他一把,蒋鑫向后一倒,后头不知又有谁一踢,将一颗尖锐的石头正踢向他后脑之下。

别驾大人清晰地看见那石头刺进了蒋鑫的后脑,血花四溅——

他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好了。

前头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刺史大人很厉害,江湖捞和府邸的事都没能让她入套又如何?

观风使蒋鑫死了,因为州学学子对新任刺史不满罢课闹事死了。

他已经飞鸽传书定王殿下,王驾很快就会赶来,这样的大事,便可以立即就地让刺史停职待勘,刚到任就出了这么大事,这个刺史还能不能坐稳?

之前安排的所有事,本就是让百姓对新任刺史心生不满,好让之后发生的事拥有更多民意基础,以及尽量散去刺史大人的实力罢了,没能竟全功也没关系,真正要命的事只在州学这里。

虽然刺史提前到了,但是湖州准备已久,也绝不会措手不及。

王别驾随即便听见了惊呼,广场上的乱潮被那惊呼的风拂过,一层层地平息下去,人群渐渐散开,夹杂着惊恐的“死人了死人了!”的议论,王别驾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霍然起身,快步穿过人群,看见石台下的空地上,一个少年半跪于地,抱着蒋鑫,蒋鑫须发乱糟糟的遮住了脸,衣领上和地上都是一滩血迹。

他对面一个青衣少年一脸苍白惊恐。

王别驾大惊道:“蒋大人怎么了!”

话音刚落,对面的少年抬眼看了他一眼,王别驾怔了怔,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那个青衣少年大声叫了起来:“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顿时打断了他那点古怪的感觉。

忽然人声喧嚷,“刺史大人到了!”

王别驾一喜,转头就看见人群簇拥着一个黄衣少女快步而来。午后日光下那少女竟然还打着伞,日光透过伞面在她面上洒下明灭光影,肌肤亮处如玉,暗处如冷瓷,而一双眸子圆而大,看人时让人想起暗夜深处悄然而来的神秘的猫。

意外的年轻,意外的甜蜜温柔感,王别驾却没来由的有点不安。

如果仅仅如表象这般,怎么可能成为第一女刺史?

文臻仿佛没感觉到满广场士子轻鄙的眼光,第一眼看向了少年怀中的尸首,皱眉道:“何人丧生?”

听见她这句,王别驾隐约又觉得哪里不对,他身后属官已经惶急地道:“刺史大人!州学学子罢课闹事,观风使蒋大人前来劝阻,却被学子推搡致死!”

四面百姓哗然,文臻眉头一皱,“因何罢课闹事?”

“自然是因为,不满你文大人任这湖州刺史啊!”

有点暴有点邪气的声调传来,随即传报声传来,“王驾到,诸官民跪接——”

文臻转身,就看见燕绝的王轿已经到了近前,燕绝正掀开帘子冷冷看着她,只是轿子华贵,仪仗却并不如何齐整,身上穿的王袍也七零八落,头发乱着,簪子斜着,满身尘土,肩膀上还挂着大概是奔驰中被挂到的树叶。

被她撂了一夜,大概是狂奔追来,可能被颠得不大好受,瞧说话还大喘气呢。

也怪不容易的。

燕绝下一句话便道:“文臻,你既已到任。任内出此大事,难辞其咎。更何况此事根源在于湖州士子不满你女子主政,可见你就任湖州,难得民心,此事须从长计议。本王代天巡狩,有权将你停职,待父皇及朝廷商议之后再议对你的处置。”

张钺怒道:“定王殿下,此事尚未查明来龙去脉,士子们究竟因何闹事,蒋大人究竟因何死亡还未理清楚,就急着将文大人停职。殿下这般武断,不怕将来陛下怪罪吗?”

燕绝斜睨他一眼:“武断什么?尸首在这里,死人总是真的吧?士子们在这里,不满总是真的吧?你有意见?还是你觉得民意支持文臻?那本王就当你面问问民意如何?来,这位士子,告诉我,你对你们湖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刺史,是个什么看法啊?”

那士子昂然道:“一介厨子,出身低微,不学无术,善于钻营,以色侍人,佞臣幸进,窃据高位,祸乱朝纲。”

他话还没说完,上来一个妇人,啪一个响亮耳光,甩在他脸上,大骂道:“老娘辛辛苦苦织布绣花,供你读书,谁晓得供了你整日在外头胡扯乱弹!别说刺史大人女中豪杰,就算刺史大人无甚功德,又是哪家圣贤书教你无凭无据在外头这样乱嚼人家舌根的?”一边破口大骂州学腐儒误人子弟一边把她那被打蒙了的儿子给拽走了。

燕绝:“……”

燕绝忍了忍,又指了一人道:“那你来说说……”

那士子还没说话,上来一个老者,颤颤巍巍递过来一个篮子,道:“儿啊,这是你这个月的束脩。爹走遍城外几家亲戚终于凑来了,家里的事你莫操心,好好读书,啊?”

那士子到嘴的话咕咚一声,咽下去了。

燕绝还待再指,一个胖胖的士绅连地滚了过来般,连拉带扯地将站在最前头的儿子扯了下去。

燕绝左右看看,几个站在最前头的,先后都被家里人或强力或怀柔地给拉了下去,年轻人的锐气也就那一阵,散了便散了。

气氛渐渐安静下来,眼看想挑也挑不出什么事来,燕绝气得冷笑一声,也不理张钺了,指了文臻道:“说那许多干啥。蒋鑫死了,你就有罪。说,是等我派人拿你,还是你自己交了印信?聪明点,还能博个好境遇。”

文臻笑道:“蒋大人死了?”

燕绝:“嗯?”

文臻又是一笑,对人群中那少年抬抬下巴。

那少年放下怀中人,垂头站起身,他怀中那人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拨开乱发,冲众人一笑,却是一张陌生的中年人脸孔。

几个士子发出惊呼,他们是亲眼看见蒋鑫倒地的,大多数没亲眼看见的,却还茫然着。

王别驾脑中轰然一声,他知道哪里不对了!

文臻的目光已经逼视过来:“王大人,请教一下,既然‘死’的根本不是蒋大人,如何您就一口咬定是蒋大人呢?”

王别驾额上汗哗地落下来。

“您看,先前我过来时,看见那人群中有人倒在地上,首先便问,死者何人。毕竟在场这么多人,是不是?但是您王大人当时是什么反应呢?”

“那么乱的场合,谁死都有可能,您却看也不看就一口咬定是蒋大人,那自然是因为,蒋大人是您安排好,必须的死者。”

人群一阵骚动,走出来一个布袍老者,核桃大的发髻,核桃般的皱纹,一只眼睛瞎了,另一只眼睛聚光,冷冷地盯着王别驾,正是蒋鑫。

王别驾眼光茫然地扫来扫去,脑子里一片混沌,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蒋鑫的死亡是他亲眼所见,然而现在人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文臻看了一眼苏训,他正垂目站在一边,先前他就混进了士子当中,写过诗赋,保护过蒋鑫,她有心测试他所说的异能,那拉回一刻的能力,如果用在生死之际,岂不是能救回一条命?

但这是人命关天之事,所以她也在蒋鑫身边安排了别的人,万一苏训的异能并不存在或者不那么给力,自会有别的人救蒋鑫。

好在蒋鑫果然被拉回了之前的那一刻,那么备用的保护人选就用来假扮死尸。

文臻想苏训的异能实在是太逆天了,那岂不是想救谁就能救谁?这么逆天为什么没有被天机府搜罗?而且过于逆天的技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的代价在哪里?

有人拎上了一个筐子,里头是那些原本交上来的墨卷,文臻拿出最上头一张,看了看,笑道:“听说今日是别驾大人抽查州学学业,要州学学生写诗颂本官,并对交上来的课业不满,才引发了这一场罢课?怎么,这样的课业,别驾大人也不满?”说着将那墨卷递给张钺。

张钺接过来,第一眼先道:“好字。”细细看了,又道:“好文采。”末了又有点不满地道:“虽情辞还不够恳切。但文字功夫无可指摘。”

文臻倒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看了他一眼,一个士子十分失望地低声咕哝道:“奴颜媚词,文人之耻!”

他声音原本说得很低,不想文臻忽然看向他,道:“未敢请问这位先生功名如何?可入举期?常科还是特科?孝廉还是秀才?”

那士子吓了一跳,呐呐说不出话来。文臻淡淡道:“这位,张钺张先生,定州人氏,自幼过目不忘,博闻强识,人品高洁,端方卓异,年方十二岁,由当地州府破格推举,自所在州二十万人中选一,为永裕三年年纪最幼之孝廉。也是历年年纪最幼之孝廉。”

“我朝察举,四科取士。一曰德行高妙,志节清白;二曰学通行修,经中博士;三曰明达法令,足以决疑;四曰刚毅多略,遭事不惑。你一个白丁,说张长史不配为文人,是在质疑陛下和所有朝廷官员拔擢人才的眼光吗?”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方可治国平天下。私德不谨,口没遮拦,谈何公义!退下去!以后再给我听见此等言语,革去学籍田间地头天天说给自己听去!”

那学生踉跄退下,张钺脸色起了一阵潮红。盯着文臻的眼神灼灼发光,文臻根本不在意,趁着这些士子暂时安分了,将那墨卷传下去,道:“都看看。”

众人这回都乖乖看了,看完都露出惊异愤怒之色,有人怒道:“如此佳卷佳句,为何先前别驾大人还是坚持不过?”

“因为别驾大人就是存心挑事啊。这墨卷,就是证据。”文臻格格一笑,盯着脸色死灰的王别驾,道,“自己脱了这乌纱帽,还是我一巴掌帮你打下来?”

燕绝忽然道:“文大人,本王还在呢,你就这么嚣张了?”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dst9.cc)山河盛宴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施主,你馒头掉了全能医妃:废物嫡小姐掌贵撒娇福晋最好命神背后的妹砸盛宠小医女掌欢盛华锦绣田园:一世荣华重生之嫡女有毒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凤鸾九霄挽留盛世医妃:农家俏娘子娇医有毒花开春暖惟愿兄长不多情太子妃的荣华路东陵帝凰契约娘子宦官毒妻有喜了凤岚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卦妃天下重生之妃常完美
完本推荐: 求魔全文阅读诸天至尊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当万人迷和恐怖片里的大Boss谈恋爱全文阅读唐朝小官人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诸天万界穿梭门全文阅读最仙遊全文阅读病娇春全文阅读黑科技直播间全文阅读花开春暖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大文豪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喜乐农家全文阅读凌天传说全文阅读我的无限战舰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知北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天最强女主道祖,我来自地球永恒国度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神医凰后天赐良婿进化之眼女妖快放开那少年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惊天剑帝农门娇俏小厨娘太古龙象诀全能金属职业者史上第一密探太初剑域神王每秒都在升级重生柯南当侦探钢铁战庭一妃虽晚不须嗟总裁校花赖上我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全武将时代都市剑说绝代名师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佛系少女不修仙何日请长缨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剑叩天门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