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2020 >> 奉旨发胖 >> 番外

天还没亮时, 星弈便被窗外的啾啾声吵醒了。

今天他原本打算睡到晌午, 所以没有睁开眼。但那阵啾啾声不仅没有停, 反而还有放大的趋势, 在他耳边响成了一片大合唱。过了一会儿, 他听见紧闭的房门被笃笃敲了几下, 轻快而富有节奏, 他和小凤凰大婚这么多年来已经听惯了这种声音,星弈迅速地判断了出来:敲门的是他们唯一的女儿,白色的小微圆。

他想了想, 准备起身,但还是躺下了,决定这一次不会再上当。

这十年间, 他被这群天真烂漫的小鸟们骗过无数次——有时候是浑身漆黑的白煤球过来一本正经地敲门, 说妹妹生病了,要爹爹娘亲抱抱才能好;他和小凤凰床上运动做到一半被迫中止, 等到他身边这颗白色的圆球冲出去亲亲抱抱摸摸哄了半天之后, 他们的小女儿才会蹭蹭小凤凰的肚皮, 撒娇道:“娘亲, 是相思病, 我今天也在想你,明天也要想你。”

小凤凰感动得眼泪汪汪, 蹭蹭这个又蹭蹭那个,滚进小鸟堆里玩了起来, 完全没有想起还有一个被他们丢在脑后的星弈。

白煤球严肃沉稳地立在一边, 伸出翅膀拍拍他妹妹的小脑瓜以及他娘亲的小脑瓜,教训妹妹道:“叫爹亲!”再张开漆黑的翅膀,将老三和老四护在翅膀底下。

老三和老四都还太小,也是差不多同一时间出壳的。老三毛色深红,好似一团火烧云,名字就叫星焰,小名潇洒樱桃——原本小名就叫樱桃,因为小凤凰爱吃,毛色也有八成像。但在白煤球身为兄长的冷静劝说下,小凤凰才勉强同意了将这个小名改得不那么乖巧可爱,而是加上了“潇洒”二字。

老四则是赤金色的,和小凤凰原本的颜色如出一辙,连圆润的程度和傻呆呆的性格也很像,他的名字叫白小星,小名是囤囤。这只小鸟吃得多,还囤得多,经常把自己哥哥姐姐吃剩的幼儿餐认认真真地收好,然后张开小翅膀保护起来,一动不动地守着。

他们这一家子整整齐齐,在外边出席活动的时候,别人按照大家都熟悉的依次介绍就是:浮黎帝君星弈,上古凤凰白炓小圆圆,以及他们这一大家子按照大小排行排下去:白煤球,煤微圆,潇洒小樱桃,凤凰囤囤。

正式的姓名则是:白弈,星黎,星焰与白小星。

许多人都不记得这一大串名字和外号的叫法,凤凰明尊则直接很多,依次称呼为:“小黑,小白,小红和小金。”并且曾对星弈感叹道:“你们家孩子的名字怕不是用脚起的,以为把你们自己的名字打乱再安上,别人就看不出来了吗?我就说小黑吧,若不是我努力替他争取到了白弈这个名字,他就要顶着白煤球的名字过一辈子了。多聪明冷静的一个孩子呀,你们也不怕把他们养得自闭。”

星弈则不以为然:“有圆圆在,他们哪里会自闭?你这样叫他小黑,他恐怕才会自闭。”

——-

敲门声越来越大,小微圆的啾啾声越来越委屈,她叫道:“开门呀,爹爹,哥哥们都不和我玩!”

星弈还是没有忍住,回了一句:“白煤球是你哥,剩下的是两个弟弟,你要照顾他们。”

小微圆更委屈了:“弟弟和弟弟玩,大哥不理我,我只有来找你们玩。娘亲去哪里了?”

星弈一想到这个就有点郁卒,他说:“打官司去了。”

最近兼圆文化娱乐中心收到了两纸诉状,一样是指控他们垄断了六界中的练实来源,另一样是他们的幼儿园的餐饮档次过高,拿小鸟来说,每顿必有练实,附带醴泉饮,导致孩子们回了自己家之后纷纷挑食起来,大闹着要回幼儿园上课。

这两纸诉状均来源于单狐山的凤凰族。

小凤凰对这件事很关心。这只穷凤凰最近事业红火,经常早出晚归,星弈三番五次暗示,结果小凤凰今天还是出去上班了,据说踌躇满志,必定胜诉。

今天是他们大婚的十周年纪念日。星弈原先计划了许多个方案,小凤凰一上班,全都没有了,于是他决定睡到晌午,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报复。

星弈听见敲门声没有了,以为小女儿离开了去找弟弟们,结果不一会儿,他听见了小翅膀扑扇的声音——从窗边传来,从窗纸外透到窗纸里。

他睁眼一看,小微圆眨巴着她水灵灵的豆子眼,钻过窗纸的破洞,把两个弟弟挨个叼了进来,扑闪着翅膀就要往这边飞。她太小了,飞得不是很稳,还要回头看一看被她暂时留在窗台上的小囤囤。星弈赶紧起身把这几只小鸟接过来,又伸手轻轻一抓,把囤囤也抓了过来,并排放在膝头上放好。

微圆瞅着他:“爹爹,你还不起床吗?我们小鸟都是很早就起床了。”

潇洒小樱桃附和道:“爹爹,你这样是会被小鸟们看不起的,你应该带我们去找娘亲。”

只有囤囤一只小小鸟还太小,连话也不会说,只能依偎在哥哥姐姐身边蹭来蹭去,又好奇地用半硬的小喙去揪星弈的袖子,一定要扯得老长才算完。

星弈跟这群小崽子斗智斗勇多年,早就免疫了。他抬了抬眼皮,把这三只小鸟排排放好,然后一只手飞快地捋下去又捋回来,搓了好几遍之后,方才满意地笑了:“你们玩,父亲今日和你们娘亲闹点小脾气,所以一定不能出门。对了,微圆,你去把你白煤球大哥叫过来,我说怎么手感不太对,四只并排放在一起才好摸。”

这算是他们家的保留活动。星弈有时画神兵草图,思路阻碍了,也便随手抓一只小家伙过来摸,但他还是最喜欢小凤凰的手感。

微圆就拍拍小翅膀飞出去了,过了好大一会儿后,她带着她满脸不情愿的大哥飞了进来,一起蹲在了星弈面前。

星弈于是又把这四只小圆球挨个摸了一遍,还是觉得哪点不对劲:“手感还是差一点。”

白煤球冷漠地看了看他,一语道破天机:“父亲,娘亲不在,我看你还是去找他吧。你看你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只知道睡觉,朝也不上,还不带弟弟妹妹们玩,我也是很头疼的。”

星弈喝道:“你是要继承星盘大统的小鸟,我是在教你朝堂与家庭并重,有功夫在这类数落我,不如早点给自己找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而且什么叫只知道睡觉?我是活了两万多年的上古战神,星盘主人!我非常忙,还要给你们四只肥凤凰分别打造四把绝世神兵,你是不是想造反?要造反就快点,我可以给你放点水。”

白煤球:“……”

白煤球严肃地道:“父亲,我知错了。”

星弈露出了一个淡漠从容的微笑。

微圆小声嘀咕:“父亲,你说话越来越像娘亲了。”

星弈挑眉问道:“像他什么?圆圆还有说话风格?”

微圆啾啾了几声,大声道:“有的,父亲和娘亲都是笨小鸟的说话风格!”说着,她拍拍翅膀就飞走了。囤囤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这么开心,但他也跟着开心地啾啾了几声。滚了滚,滚去了大哥身上,然后被白煤球一爪子拍好稳住,叼了起来。

白煤球也说:“去找娘亲罢,父亲,你带我们去。听说娘亲在打官司是吗?他大约需要我们。”

星弈赖床,一动也不想动:“他有那只大凤凰当诉讼官,稳赢不赔,我不担心。”

白煤球楞了一下:“明尊哥哥也在那里吗?”

星弈打了个呵欠:“他最近快到任期换届的时候了,佛祖想让他留任,凤凰族投反对票,但他自己说在梵天当明王太苦太累,看看能不能在我们这里投资当一个股东。另外,球啊,你娘亲是管他叫明尊哥哥的,我建议你见了他,也可以叫他叔叔或者爷爷,这样能够让他保持一天的好心情。”

白煤球尾羽抽动了一下,非常乖巧:“我叫他老师,父亲,我前年从他的凤凰新晋班毕业,是第一名。我尊敬他,永远记得他对我的教导。”

星弈拍了拍他圆滚滚的屁股:“行了,别跟我在这车轱辘了,你先带弟弟妹妹出去,我稍后过来。”

一炷香时间后,四颗圆球排好队,整齐地等待在庭院中。大仙娥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小鸟专用的夹袄,套在翅膀上,还单独给微圆缝了一个绒花的花环,把小姑娘哄得开心得啾啾直叫。

星弈洗漱过后去找饭吃,结果发现小凤凰做的东西已经被孩子们吃光了,只剩下昨天小凤凰做裂了的一块荷花樱饼。他也不计较,吃过后就带着这群小东西出门了。

小凤凰今日打官司的地方就在山下,虽然因为最近扩建返修的原因,山道上九曲百转,路途长了一些,但总归是不算太远。他们便决定步行过去。

囤囤刚刚学会走路,小爪子软,啪嗒啪嗒地走了一会儿就累了,乖乖地蹲在雪地里不动了,就奶声奶气地啾啾叫。小樱桃看见了,就回头想要学姐姐一样,把他叼起来,结果因为自己也还是一个小豆丁的原因,不仅没有把弟弟叼起来,自己也啪嗒一声摔得滚了滚。

星弈一手拎一个,让他们站稳。

他想了想,念了个法决,就地化成煤球的模样,跟在他的孩子们后面,指挥道:“白煤球,你把囤囤背着,我来背小樱桃。”

小樱桃啾啾叫了起来:“我可以自己走!”

星弈用翅膀拍拍他的头:“那你自己走。”

白煤球把囤囤叼起来放在背上,转眼又被微圆抢走了。微圆用雪白的小脑瓜蹭着囤囤软软的小肚皮:“我喜欢弟弟,我想背弟弟,哥哥。”

白煤球便让给她。

四个孩子中,星弈是最疼微圆的,因为她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也因为她和小凤凰一样是白色的,她继承了小凤凰损耗的那一部分,先天比别人要体弱一些,说不定往后也和小凤凰一样,迟迟不能化形,星弈已经决定为这个女儿再捏一个星星。

他曾以为自己是个不会喜爱孩子的人——毕竟孵蛋时,他也只是为了让小凤凰不那么辛苦。

他一向讨厌小孩,可最近也在慢慢改观。除了活泼乖巧的微圆,他也喜欢大儿子白煤球的沉稳冷静,他继承了他的一切优点。喜欢小樱桃的淘气和大胆,囤囤的可爱。他们是他和小凤凰在世间集合的投影,处处像他们,也处处不像他们,这四个孩子是他们的一部分,同时也是独立的个体。

白煤球十岁以后就已经在帮着带弟弟妹妹们了,用他自己在幼儿园里写的日记就是:“我的爹爹和娘亲仿佛不太靠谱,左思右想,我是这个家庭中唯一靠谱的男人,要肩负起照顾娘亲和父亲,带好弟弟妹妹们的重任。”这篇日记还被凤凰明尊拿来大声朗读过。

这一家子就这么走了一会儿,片刻后,囤囤又挣扎着想下来自己走,微圆就把他放下来了。白煤球打头,后面依次跟着他的弟弟妹妹,星弈殿后。圆圆地看过去就是一列圆滚滚的绒球,正在覆满雪的山道中踽踽前行,时不时还会飘来清凉的啾啾声组成的歌。

————

兼圆文化娱乐中心,讼司居。

小凤凰叼了根草叶在嘴里,蹲得圆圆的,睥睨群雄。在他身边,金翅鸟和旺财站立左右,也都气势汹汹地叼了根草叶在嘴里。

室内鸦雀无声。

金翅鸟压低声音,努力作出性感而磁性的声音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说吧,你们想要多少?”

年买的凤凰王激动地拍打起了桌子:“钱不是一切!我们只是想抗议你们垄断练实的行为!这是我们凤凰的信仰!凤凰的骄傲!”

旺财冷酷地说道,伸手指了指小凤凰:“对不起,凤凰的骄傲我只认一个,那便是我们的圆圆帝后。”

凤凰明尊在一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旺财立刻严肃地补充道:“而凤凰族的爱与美的骄傲!也站在了我们这边!那便是明尊大人!今日,我有一言要告诉在座的各位,我们圆圆大哥只想用钱解决问题,解决不了,那么便将在座的各位打成蛋,或者被在座的各位打成蛋。”

凤凰王声嘶力竭:“你们这是徇私!我申请真正专业的天庭律令来制裁你们!”

旁听的贪狼补了一刀:“天庭律令条例是帝君指定的,凤凰爷爷。”

……

片刻后,小凤凰神清气爽地拍了拍翅膀,把嘴里的草根嚼巴嚼巴咽了,拍打着小翅膀,感动地看着旺财和金翅鸟:“走,大哥带你们去聚餐,今晚不醉不归!”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门被推开了,走近来一串儿圆滚滚的小鸟。

身在小鸟队伍最后的正版煤球发言了:“有夫君孩子了还出去喝花酒,真是小鸟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圆圆。”

白煤球道:“有夫君孩子了还出去喝花酒。”

微圆道:“娘亲,你真是小鸟中的坏人。”

小樱桃道:“坏人中的圆圆。”

囤囤啾啾了几声。

小凤凰惊喜万分,扑过来就滚进了小鸟堆里,被小鸟们拱来拱去。星弈趁机变回了人形,俯身挨个摸过去。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刚刚好。

微圆趁机替自己的父亲委屈,大声道:“娘亲!父亲说你都不在家里陪他睡觉,父亲很委屈的!他说他生气啦!”

闹腾的室内瞬间静止。

星弈:“……”他耐心纠正她:“不是不陪我睡觉,是不陪我,小微圆。”

小凤凰却没管这么多,他也一猛子扎进了星弈的怀里,扑闪着小翅膀拼命蹭他:“微兼!你怎么来啦!你还生气吗?我很想你的,我跟人吵架的时候都在想你,还好我吵赢了。”

星弈摸摸他的头道:“好了,现在我不生气了。”

————

由于星弈和小鸟们的突然造访,小凤凰的花酒计划泡汤了。两个大人手牵着手,带着小鸟们在文化娱乐中心的每个地方都逛了逛,玩了玩。

星弈问小凤凰:“金翅鸟和旺财呢?改天让他们过来吃饭罢。”

小凤凰捏捏他的手指:“微兼,贪狼已经跟金金求婚啦,旺财也准备跟小红薯求婚啦,最近大家都很忙,等我们的囤囤会说话了,就可以一起出去玩啦。”

星弈道:“好。”

前面的白煤球却突然停顿了一下,回头问道:“娘亲,凤凰明尊要跟谁求婚?”

小凤凰楞了一下,然后批评道:“笨小球!我说的是金金叔叔和旺财叔叔,明尊没有要求婚的人,小孩子不要随便听大人说话。明尊现在住在我们这里,帮我们打官司,记得尊敬他。”

白煤球缩回去:“哦。”

他继续带着弟弟妹妹们走着,突然又问:“娘亲,那我们今天住在这里吗?微圆说她想住在这里,不回山上了。”

小微圆立刻抗议道:“哥哥,我没有说!明明是你自己想住!”

小凤凰想了想:“都可以,我也想和微兼住在这里,微兼,你说是吧?”

星弈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声音里夹杂着难捺的温柔:“你喜欢就行。”

一家子人玩了一下午之后累了,就地吃了饭,而后纷纷回去睡觉。小樱桃和囤囤都太小,所以跟着小凤凰和星弈睡,但星弈转手就把这两个崽子递给了微圆:“小微圆,今晚你和弟弟们睡。”

微圆很高兴:“太好了!”

星弈捂住小凤凰的嘴,告诉她:“有事就找隔壁明尊,不要来打扰爹爹娘亲。”

微圆认真说了好,然后叼着一个摇篮过来,把弟弟们都装进去,又叼着摇篮走了。

他把小凤凰拎回房中,压在床上,俯身问他:“小圆圆,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小凤凰紧张地注视着他:“微兼,我不是丢三落四的小鸟。你说说看,我忘了什么东西?”

星弈接着逼问道:“今天什么日子?”

小凤凰冥思苦想了半天,突然间福至心灵,想了起来。

今日是他和星弈的大婚纪念日,他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他嘀嘀咕咕的:“微兼,不要这样小气嘛,你知道的,小鸟们都是很忙事业的,我也是在赚钱养家。好啦,不要这样看着我了,我们来看一看有什么东西丢了没有?”

他的手不老实,往下一摸,一本正经地道:“微兼,没有弄丢的,你摸摸看就知道了。”

星弈低声道:“你这只坏小鸟,做了亏心事后只知道色|诱过关。”

小凤凰立刻建议道:“那微兼,我去写检讨书!最近我写文书的功夫出神入化——”他还没说完,话音便淹没在了一个吻里。

星弈叹了口气,很无奈似的。

“你坏得要命,小圆圆。”

“看来只能在这儿让你知道点厉害了。”

————-

房屋隔音很好,微圆哄两个弟弟睡觉,什么动静都没听见。只是半夜的时候囤囤肚子饿了哭起来,微圆跑出去想找人,却突然记起她爹让他不要打扰的事情,便拐了个弯,拍拍翅膀飞去隔壁找凤凰明尊。

奇怪的是她拍了半天的门,凤凰明尊也没动静。小姑娘蹲在外面等了半天,也只隐约听见房中一声低哑的闷哼。

她吓了一跳,以为明尊是生病梦呓,于是又啪嗒啪嗒地扑闪着小翅膀去找了别人。

这次他找对了人,金翅鸟和贪狼还没睡,听了她的来意之后,给小囤囤拌了练实果肉和樱桃肉的糊糊,小囤囤吃饱之后,立刻也睡着了。

第二天星弈与小凤凰睡晌午才起。

奇怪的是,一向规律自守的凤凰明尊也睡到了晌午才起,熬着疲惫的一双眼出来了,说话时连声音都是哑的,走路腿打颤。

还有一个微圆不认识的高大男子从明尊房里出来。微圆歪头瞅着他,他也停下脚步瞅着微圆,而后把她握起来放在手心。

微圆看清楚了,这是和她娘亲非常相似的一张脸——同样的毫不掩藏的美丽与锋芒,本该和小凤凰一样,像红花石蒜那样绽放,但眼前这个人周身气氛却沉稳似水,体态挺括坚毅,透着刀锋般的俊秀。小凤凰的容貌与星弈的气质在此刻完美地融合了。

微圆张了张嘴。

白弈道:“早上好,我的小姑娘,昨夜我化形了,我是你的哥哥白煤球。”

《奉旨发胖》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下文学2020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下文学2020!

喜欢奉旨发胖请大家收藏:(www.dst9.cc)奉旨发胖笔下文学2020更新速度最快。

奉旨发胖最新章节 - 奉旨发胖全文阅读 - 奉旨发胖txt下载 - 不是风动的全部小说 - 奉旨发胖 笔下文学2020

猜你喜欢: 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五味小娘子[综]信长独奏曲.魅惑冷君:郡主很抢手大明武侯.弃妇攻略盛世医妃:农家俏娘子全能医妃:废物嫡小姐花娇掌欢重生之民国名媛娇医有毒海月明珠冷宫娘娘有喜啦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挽留妖孽邪帝,太撩人!与子偕行花儿娇非主流清穿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庶香门第山寨田园:老大,收个房威武不能娶四爷娇宠:福晋万福农妇小日子
完本推荐: 春秋小领主全文阅读山洼小富农全文阅读一夜错情:这个高官爱不得全文阅读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穿越女遇到重生男全文阅读王爷的弃妃全文阅读怎么不是人类![快穿]全文阅读刑警荣耀全文阅读二道贩子的逆袭全文阅读妻居一品全文阅读都市酒仙系统全文阅读从笑星走向巨星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寸芒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超级学神全文阅读病娇春全文阅读我在监狱养大佬全文阅读农家女和穿越汉全文阅读无限仙武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伏天氏拟态怪物们的游戏神级农场天唐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三国领主时代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恶魔指轮我真的长生不老头狼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动力之王末世之渊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冥河传承魔临超品小农民星临诸天摘仙令一妃虽晚不须嗟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电影世界私人订制九天仙缘狂探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奶爸的异界餐厅毒医娘亲萌宝宝前方高能重生修仙在都市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奉旨发胖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奉旨发胖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奉旨发胖txt下载手机版 - 不是风动的全部小说 - 奉旨发胖 笔下文学20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2020手机站